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反噬
    山羊胡子说,这种反噬并不会出现什么非常直接的表现,而是阳气大减,阴气会趁机入体,从而破坏人的三魂七魄,如果不及时医治,阳气被吞噬,就会成为一个活死人,就像植物人一样。

     醒也醒不了,死也死不了。

     我说,我现在没有什么感觉,是不是没有被反噬。

     山羊胡子紧紧看着我,说:“你刚才的吐血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几天,会更加的严重。”

     “那要怎么办?”杨林在一旁慌忙问道。

     山羊胡子眉头紧皱,道:“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还记得我们之前解决的那个僵尸刘向荣不,他灰飞烟灭之前留的一颗鬼泪,属于纯阴之体。小六子把鬼泪服下去,能暂缓克制一下阴气吞噬阳气的速度。熬过七天,如果小六子还有意识,就能活过来,如果没有……”

     杨林听后,眉头紧闭,眼神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转而冲山羊胡子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但是我们现在用不了!”山羊胡子道。

     院子里,还在冒着阵阵青烟的两具尸体直直的躺在院子中。他们脸部已经完全烧焦,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这人呐,不管你生前做过什么好事坏事,死了之后也都是一摊腐肉。不同的是,做坏事的人死也不会得其所。报应迟早都会来的,除了人类的制裁,还有上天的制裁。

     勿以恶小而为之,小时候老师教过的道理,有些人到死都不会懂。

     虽经历过火烧,但是蟒魂术的威力还在,山羊胡子告诉杨家老大诅咒消失,就是在骗他,是懒得再跟他解释其他。只要我们把事儿给解决了,他知不知道真相又有什么关系?

     现在我们的纸人全部烧毁殆尽,已经没有了可以来操控鬼体的东西。山羊胡子提议,直接把棺材盖到他们的尸体上面,然后明天找个铲车,直接把他们铲到坟地里,埋了就好了。

     要我说,这说的容易,杨家人会愿意吗?人家本来家里死人了,出了这么些邪乎事儿,把房子也点了,人也给烧了,最后下葬了,竟然还要用铲车铲进坟里!要真是这样弄,那这杨家还要不要在杨寨村呆了?整个祖宗八辈儿的脸都被丢尽了!

     这个法子不行,我们又在想,到底要怎么弄才能在不伤及自己的情况下,来解决这个问题。

     正当我们费脑子的时候,突然地上两具烧焦的尸体突然弹跳起来,直直的立在了原地。

     “这怎么又诈尸了!”山羊胡子大叫一声,就要向前冲去。

     谁知道尸体弹跳起来后,直直的蹦向院子里停着的另一个棺材。棺材盖在他们到达的一瞬间弹开,两具尸体先后跳了进去。

     他们的姿势说不出的怪异,就像是……就像是有人在前面用绳子扯着他们似的。

     “沙沙”

     我们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我们瞬间回头一看,一个身影在大门口一闪而过。虽没有看清他的长相,但是我看到了他上身衣服的右边角有一片黑色的印记。

     山羊胡子望着早已消失的背影的方向,捋了捋胡须,道:“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给这对夫妇下蟒魂术的人!”

     “不能吧!那可是个高人了!”杨林接道。

     山羊胡子笑笑,道:“既然有人帮我们把事情解决了,我们何乐而不为。把棺材盖上,灵堂这个屋子的门给锁上,棺材抬到前门的过道中间。今天我们在这儿守一夜,明儿回去。”

     我们把事儿做好后,靠在墙边就这么眯了一夜。这一整夜,我都没有见过杨家子女有一个过来看看情况的。

     人间冷暖呐,他们现在要做的事,肯定是想方设法争家产吧!

     …………

     第二天一大早,杨家子女便过来了,给我们结账的时候,还扯皮。说什么我们点了他们家的房子,只能给我们一半的价钱。我算是真的见识到什么叫人不要皮,天下无敌了。索性也不跟他们继续扯,骑着三轮车就带着山羊胡子杨林和吴壮他们走了。

     哦,忘了说了,昨儿吴壮叔一晚上没说一句话……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把他写出来……

     回到店里后,山羊胡子就让我赶紧把鬼泪给吞了下去,并且让我这几天就全在楼下的店里休息,不要上我的卧室。

     因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做我们这一行的集阴德,附近有些在我们店里经常顺点冥币的那些野鬼,看到有阴气入我体的时候,会出现帮忙。

     为了保险起见,山羊胡子让吴壮全程陪伴我,并且给了我俩两道蓝符。

     我本来是不怎么担心的,但是山羊胡子把蓝符都给我了,我心里又突突了。到底能引出什么鬼东西,普通的黄符还对付不了?

     回来之后的前两天,倒是没有什么动静。只是每时每刻我都觉得身上冷飕飕的,小风呼呼的吹。我问吴壮有没有这个感觉,他竟然说没有,快到夏天的时节,我竟然在屋里披着大棉袄。

     镇上有时候路过店门的人看着我,就跟看着神经病一样。

     这就是阳气减弱,最直接的表现。

     回来第四天夜里,也就是我被反噬的第五天夜里。这天我和吴壮睡在店里面的两个行军床.上,我的头靠着东南角的收银柜台,也就是那个长着我的脸的纸人就在我的身后的立柜上。

     模模糊糊睡到半夜,我总觉得什么东西一直在磨蹭我的脸。迷迷糊糊睁看眼一看,不知道谁在我脸上蒙了块布,我刚想扯掉,忽然一个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不要动,仔细盯着前方,你看到了什么?”

     这个声音我特别特别的熟悉!

     我爷爷的声音!

     我心里大喜,正想问爷爷在哪,声音再次传来。

     “别说话,也别动,就静静的看着。”

     我只好听爷爷的,站在原地,也不揭开脸上蒙着的布,随后目光紧紧盯着前方,慢慢的,布开始变得有些透明,最后,一个场景映入我的眼帘。

     是我的扎纸店,东西的摆放,我一眼都看得出来。之后,吴壮正头朝东脚朝西的憨憨大睡。

     继续往下看,靠近收银柜台的位置的行军床.上,躺着一个人。

     我自己!

     穿着我今天睡觉之前穿着的衣服,紧闭着双眼,睡在行军床.上!

     而我的位置,应该就是之前,摆放那个长着我的脸的纸人的立柜里!

     我内心充满了震惊,但是谨记爷爷的话,不能说话也不能动。之后,门前那里开始慢慢的出现一些灰影。

     是鬼体!他们的颜色呈灰白色,看来还像是初级的鬼体,他们慢慢悠悠的飘到我的位置,就像干嘛似的,一个劲儿的从我的肚子方向往里钻。

     密密麻麻的灰白色鬼体想挤进我的身体,我的全身炸毛,鸡皮疙瘩全都起来了。想想那种感觉,就全身发麻。

     但是躺在床.上的我,丝毫没有任何的感觉,直挺挺的躺在那里熟睡着。那些鬼体挤得不耐烦了,便开始互相蚕食。一些略白的鬼体被一些鬼体吸收掉,慢慢的,真正留下的几个鬼体,都变成了深黑色,看起来阴气可怖。

     突然,它们全都停了下来,飘到我床边的位置站好。

     我被它们这动作弄得一愣,过了一小会儿后,便察觉了异样。

     门外忽然起了一篇刺眼的红雾,接着一抹刺眼的红色突然出现。

     我定睛一看!又是那个女鬼!

     真是阴魂不散!

     那红衣女鬼一来,气场根本就不是其他鬼体所能比拟的,她看着还躺在床.上的我,嘴角挂起轻蔑一笑,随即慢慢飘到我的床边,随手抓起一个深黑色鬼体,直接吞进了嘴里。

     而那些其他的鬼体的身影有些涣散,像是发抖一般。

     “哼,可算是把你给等来了!”爷爷的声音突然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当时就想,这红衣女鬼到底是什么人物,怎么老是揪着我不放?

     “因为你前世跟她有因,她放弃轮回,就是为了报复你!”爷爷的声音又响起。

     爷爷能听见我内心的声音?

     “当然能!”爷爷的声音再次响起。

     “那我现在要怎么做?她来是不是想杀了我啊!”我在心里想到。

     “你别管,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就行。”爷爷说道。

     爷爷说完,便没了动静。无论我在心里怎么叫他,都没有什么答复。

     那红衣女鬼看着躺在床.上的我,邪笑着慢慢的趴在我的身上,鬼爪子慢慢抚摸着我的脸。我心里一阵泛恶,自从上次那也不知道是梦是真的那次经历后,我对她已经特别的讨厌了。

     就算那是场梦,她也在梦里使我杀死了我最爱的人!

     这是不可原谅的!

     红衣女鬼慢慢贴上我的脸,笑意更深,她的脸紧紧地贴着我的身子一路往下,最后停在腹部的地方。在上面停留了一会儿,像是在确定着什么。

     接着,她的鬼手直接插.进我的腹中,我看着就屁股一紧,身子一颤。

     她像是在摸索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脸上的表情忽然变了,应该是拿到了什么东西。

     红衣女鬼慢慢的抽出鬼手,苍白的鬼爪子慢慢的从我腹部掏出一个东西。

     带着些许的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