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幻象
    “到底什么东西,你就不能说明白点?”我实在是搞不懂他们这些人说话的逻辑思维,说话说一半,故意噎人。

     山羊胡子笑着拍拍我的肩膀:“以后你就知道了。”

     说着,自顾自的走了。

     吴连城他们既然是来挖宝的,那装备当然是准备的很齐全,大包小包的全都齐刷刷的堆放在屋子的角落里。

     吃过饭后,吴连城把山羊胡子拉进里屋里去了,我就把杨林和陈晓琳给叫了出来,告诉了他们,山羊胡子跟我所说的那些。

     杨林听完后,皱眉道:“山羊胡子说的是,我们需要的东西?”

     我点头道:“他是这么说的,但也不直白的告诉我,我也搞不懂他到底啥意思。”

     杨林道:“看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犯傻了么?你好好想想,我们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是什么?”我想了很久,问道。

     杨林无语的拍脑门,随后道:“我和你,跟山羊胡子咱们这几个人都需要的一个东西,是什么?你想不到?”

     我突然想到,我们几个需要的,不就是解决五弊三缺的方法么!

     杨林一看我的表情,笑道:“现在知道是什么了吧?”

     我笑了笑,并没回答他。

     陈晓琳在一旁看着我俩,眼神里充满了疑惑,最后干咳一声,道:“你俩打什么哑谜呢?整的那么神秘。”

     我和杨林笑笑,都很有默契的没有说出这件事。

     吴连城和山羊胡子商量决定真正进山的时间是今天夜里,下午的时候,吴壮也姗姗来迟了,他来的时候,竟然背了一个八卦炉过来。

     山羊胡子让我用纸扎扎了十几个一模一样的小人,之后确定进山的我,杨林,吴阳,吴连城,山羊胡子和吴壮,我们六个人个字拿了一个小人。山羊胡子让我们把中指咬破,血滴在纸人上,又各自剪下一缕头发,绑在纸人上。

     接着,山羊胡子把带有我们鲜血和毛发的纸人放置在了八卦炉的不同位置。山羊胡子安排陈晓琳和吴云俩人在八卦炉边上守着这几个纸人。若是看到有哪一个无故着了火,就立马在那个纸人的位置上插上一柱引魂香,香燃尽之时,若此人还没回来,那便是谁也无力回天了。

     并且八卦炉在我们没有回来之前,万万不可让外人接近。如果谁动了里面的其中一个纸人,那纸人所对应的人就会出现危险。

     安排好了陈晓琳和吴云后,山羊胡子又把剩下的纸人给了我们一人一个,告诉我们必要时刻,点燃纸人留着保命。

     全部妥当后,我们六个人便带着装备往山上走去。

     仍是来到那座锥子庙前,吴连城这次并没有敲门,而是直接踹门而入。山羊胡子在他身后眼神复杂的摇了摇头。

     人呐,一旦贪欲露出来了,就什么也不管不顾了。

     门踹开后,院子里的景象与我们之前看到的大不相同。除了一直门窗紧闭的正室外,两侧的房屋全都破败不堪,院中也长满了枯草。

     吴连城一马当先走到正室的位置,从装备包里拿出一把军工铲,一把打在正室大门的锁头上,连敲几下后,门锁啪嗒一下落了地。

     吴连城脸色露出笑容,就要推门而入。

     “等一下!”山羊胡子突然出声道。

     吴连城转身看着山羊胡子,道:“道长,怎么了?”

     山羊胡子眉头紧皱道:“吴爷,之前说好的,进了庙门后一切听我安排,你怎么能擅自行动,出了问题谁负责?”

     吴连城道:“道长,我们到现在不还是没出什么问题么,再说了,做大事儿的,前怕狼后怕虎的,还干的成什么事?”

     说罢,吴连城便推开了大门。

     吱呀!大门发出朽木摩擦的声音,缓缓开启。

     里面忽然闪过一道金光,接着陷入了黑暗。

     大门完全开启后,我们才得以看到里面的情景。跟院子内一样,正室里也是破败不堪,正中央坐落的大佛已经看不清了真实的面貌,破损严重。屋内的杂草虽说没有太阳,也长的很高。

     吴连城开门后,并没有贸然进去,而是拿着军工铲在地上敲打了几下,又跨进门槛,在附近都敲了几下。应该是为了防止草丛里隐藏着蛇类等喜阴动物吧。

     之后我们几人进到了正室内,我们先用军工铲把杂草给除了一片,然后拿出手电筒,准备寻找入口。

     这个大殿是个二层建筑,楼上自然是不会藏有入口了。吴连城让我们就在下面的地板里一点一点的敲击,听听哪个里面有回声。

     而山羊胡子则一动不动的站在那个破损的佛像面前,眉头紧皱,脸色看起来很紧张。

     忽的,山羊胡子叫了我一声,让我过去。

     山羊胡子小声对我说道:“吴连城这厮不守规矩,就这么直接打开了这间正室,就是累死,也肯定不会找到入口的。如果不是为了那个我们需要的东西,我真懒得帮他。我告诉你个法子,你把那个洞口偷偷找出来,然后我们偷偷进去。”

     我看了一眼山羊胡子,道:“这么办有点不地道吧?”

     山羊胡子冷哼一声,道:“这有什么不地道的?他们连规矩都不要了,我还管那么多作甚。”

     我点点头,山羊胡子跟我说了,找到入口的方法。

     这个方法是这样的,之前山羊胡子告诉过我,我们看到的那个和尚,是一个幻象。这入口也一定就隐藏在幻象之中,并且那个和尚是开启入口的关键,如若想进到藏宝的地方,就一定需要和尚的协助。

     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进入幻象,找到那个和尚,说服他来帮助我们。

     我反问山羊胡子,和尚凭什么要帮助我们,山羊胡子却笑而不语。

     山羊胡子告诉我,他推断,进入幻象的入口在东侧房内。想要进入幻象,必须用一种液体抹在眼睛上,然后闭眼画出七星图。说着,山羊胡子把一个白瓷瓶塞到了我的手里。

     准备妥当后,我借故出了正室,走到东侧房的门口,偷偷推门而进。然后按照山羊胡子交给我的方法做了一遍。再睁眼,眼前的情景就完全的变了。

     原本已经灰尘满布的东侧房出现了一溜排的大通铺,上面的被子叠的方方正正的。像是一个井井有条的宿舍一样。

     这就是幻象中的世界啊!

     我慢慢走到房门口,发现外面全部都大变了样,院子里铺满了青石,没有任何的杂草和落叶。再看向正室,仍是大门紧闭,不见山羊胡子和吴连城他们的身影。

     山羊胡子只告诉了我进入幻象找到那个和尚,但是却不告诉我那个和尚在哪里。这让我可犯了难,把院子来来回回溜达了个遍,个个房间都找过来了,却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和尚的踪影。

     我泄气的坐在正室的台阶前,忽然似有似无的诵经声传进了我的耳朵。这种声音很小,一不小心就被我忽略了。

     我顺着诵经声的方向走去,发现声音竟是从正室的后面传来。正室的东侧有一个比较隐蔽的小道,顺着小道走去,竟发现了正室的后方,是一片竹林。

     但是之前我们在外面看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竹林的痕迹啊!可见我进入的这个幻象,跟我们现实中看到的有很大的不同。

     顺着诵经声走去,我看到竹林内部,有一片比较开阔的空地。十几个灰布衣的和尚坐成一排,正在朗诵经.文。

     我们之前见到的那个和尚,就在其中。

     他们的诵经很虔诚,我的到来并没有影响到他们。我也不好意思直接打扰,索性就坐靠在一棵竹子旁,等待着他们诵经完毕。

     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中有人在轻轻的推我。我睁开眼一看,一个大光头呈现在我的眼前,就是之前我们见过的那个和尚。

     “施主,施主。”那个和尚轻轻叫着。

     我连忙起身,施了个佛礼,道:“这位师傅你好,我有件事情想要找你帮一下忙。”

     和尚道:“施主有什么事可以随我到禅房一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我跟那和尚来到了东侧房,坐在通铺上。相互自我介绍后,我才知道原来他的法号叫慧空。

     慧空法师坐在蒲团上,面目如之前那样慈眉善目冲我道:“不知今日施主前来,所为何事?”

     我想了想,开口道:“慧空师傅,我今天来,是有事想要求你,但还是怕你听完我说的后,会轰我出去。”

     慧空道:“我会见到施主,这也算是个缘分,这里本是幻境,我想施主应该是知道的。所以施主前来找我,我想我应该已经知道了,你所为何事。”

     慧空说完,神情有些严肃的再次说道:“这幻境在此留存六百余年,来来去去许多尘世之人,但大多不过是无意进入,歇脚而已。我等修者,本就有普渡众生的职能,所以也无可厚非。但是,真正是为了进来而进来的,施主是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