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机关
    山羊胡子听我说完后,脸上露出复杂的表情,皱着眉头没说话。

     杨林告诉我,他们下来的时候,没有一点的阻碍,不到两分钟就到了这里。并且朱晓萌表示,她压根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事情的复杂性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山羊胡子告诉我,吴云告诉他们,夜里下到这里来,但是他所说的时间,吴云根本就在和我在一起喝酒。朱晓萌一次没有下来过?而吴云却告诉我,吴连城已经带着有缘人下来一次,并且受到了诅咒!

     有人在说谎!

     那么,到底谁在说谎?

     吴云?朱晓萌?还是……山羊胡子?

     同一时间出现的两个吴云,有一个肯定是假的!但是到底哪个是假的,就不好说了!

     吴云告诉我,吴连城带着朱晓萌进去过,然而朱晓萌却说自己没来过这里。那跟我喝酒的那个吴云是假的?

     但是这样事情也不对啊,通知山羊胡子的那个吴云很明显的说谎,因为我确信我没有让大家在深夜到这里。因为事情的领头人并不是我,而且半夜下到地下室,也是不明智的举动。

     这么说来,是给山羊胡子通信的那个吴云是假的!那跟我一起喝酒的吴云应该就是真的了,但是真吴云告诉我,朱晓萌下来过。然而朱晓萌却说自己第一次来,这就说明,真吴云和朱晓萌之间,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

     她为什么说谎?说谎的目的是什么!我觉得这件事情好像打了个死结,怎么理都理不清。

     至于山羊胡子,我是相信他不会骗我的。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下来了,我就先盯着朱晓萌,如果她有什么不正常的举动,我就立马控制住她,以防她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

     山羊胡子在壁画前面看了好久,随后一句话没说,转身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壁画上的东西实在是很玄妙,我还没有参透多少。不过我可以确定的是,这里确实是刘伯温最后的葬身之所。我们要找的东西,和那些富可敌国的宝藏,应该就在放置刘伯温棺椁的主墓室。但是现在这个地方,我们还没有摸到主墓室的地点所在。等下你们配合我,我确定下主墓室的方位。”

     我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山羊胡子道:“你还会寻龙定穴呢?那么厉害啊!”

     山羊胡子得意的捋了捋胡子,道:“当然厉害了。”

     我们的照明设备,是几只强光手电。我们出了这个墓室(我现在可以说这个地下室是个古墓了),进了墓道。

     手电照着这个墓道,我们没到两分钟就到达了我下来的那个洞口下方,这里大概一个正方形的空间,不算很大,大概十来平左右。

     我这才全部看清了我们所处的处境。犹如一个T字型的布局,我们就处在T字的最前端那一横上。

     我站在这个正方形的空间里,想着刚才鬼打墙的所有细节。我下来后,入口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就消失不见了,而且手机上的手电筒的亮光每照到一个地方,就像是被吞噬了一般,根本照不到很远的地方,所以我无法看清楚四周的环境。

     除了鬼打墙之外,会不会有第二种情况,就是我走错路了?

     但是好像这种情况也说不通,因为我切切实实感受到了有人拍我的肩膀,山羊胡子也说了,我身上的三盏灯已经灭了两盏,那必定是遇到鬼了。

     妈的,好像进到了这个墓里,什么事情都变得怪异了起来。

     不想那么多了,人死diao朝天,没必要怕那些装神弄鬼的,我死了之后,不也能变成鬼么!

     咳……这不过是我的心理安慰罢了。

     山羊胡子站在这个墓室的正中间,从怀里拿出我扎的那些没有用过的纸人,一一摆在地上。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折叠桃木剑!大家画重点,这是一把折叠的桃木剑!我当时都懵逼了,现在的道士都那么先进了,道士的桃木剑都成折叠的了!

     山羊胡子把桃木剑伸直,在桃木剑的剑尖上插了一道黄符,随后扎了个马步,左手掐诀,右手手持桃木剑,在风中开始飞舞。

     “急急如律令!”随着山羊胡子一声喝道,那几个纸人忽然就像有了生命一般,直直站立起来。

     “去!”山羊胡子剑件一直地上,随后黄符瞬间燃烧。那几个纸人动了动,开始缓缓的移动。就像我们真人一样,两条纸腿是真的在动,支持着他们前进。

     我靠在山羊胡子的后方,正对着墓道的地方,看着这些纸人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在寻找着什么。

     忽然,那几个纸人的方向一转,正对着我走来。

     这是啥意思?看着这些纸人向我走来,我又懵逼了。

     那些纸人走到我的脚跟前,直接无视了我,全都一头撞在了我身后的墙上。

     山羊胡子随后眼神直勾勾的看向我,盯得我有些发毛。

     我忍不住哆嗦一下,冲山羊胡子道:“看什么呢,老玻璃!”

     山羊胡子回过神,冲我咧嘴笑了一下,然后向我走来,故作扭捏的说道:“什么玻璃不玻璃的,人家现在流行叫gay你不知道吗?”

     我去……我已经不想跟他说话了。这老家伙不知道从哪学那么多流行语,嘴皮子功夫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山羊胡子走到我的身前,笑盈盈的看着我,随后一把抓过我的胳膊。我的心里一颤,整个身子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猛地拉住我的胳膊,把我往旁边一甩,道:“起来,挡着我的道了!”

     卧槽!我的心里啊,当时一万只神兽奔腾而过,真想一脚踹死这个老不死的!不过话说回来,心里还有一阵小失落呢,羞……

     山羊胡子站在墙前面,叩指开始乱敲,应该是在试探这里是不是中空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主墓室应该是在这个后面。

     刘伯温果然厉害,把墓道墓室都建的好好的,自己却把主墓室弄在了相反的方向!

     但是山羊胡子敲了很久,仍是没有传来空心的声音。

     “难道是弄错了?”山羊胡子嘴里小声的嘀咕着,还是被我给听到了。

     我跟他说,可能是这里有机关什么的,找找机关试一下。

     山羊胡子点点头,示意我们在附近找找机关。但是我四处看了看,竟然不见了杨林的踪影。

     我拿着手电把这个不大的空间里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仍是不见杨林的踪影。我大声叫着他的名字,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山羊胡子还在那面墙壁前敲来敲去,忽然停了下来,冲我说道:“别喊了,有动静。”

     我停下来静静听着,却没有听到什么。

     “当当当!”

     山羊胡子又轻轻敲了三下。

     “砰砰砰”

     竟然响起了回音似的微弱回复声。

     “当当当当”

     山羊胡子敲了四下。

     “砰砰”

     又有两声微弱的回复。

     “里面有人!”山羊胡子扭头冲我说道。

     我马上跑过去,大声吼道:“林子,是你吗?要是你你就敲五下。”

     接着我们再次安静。

     “砰砰砰砰砰”五声传来!

     我大喜,再次吼道:“你在哪呢?能说话吗?你使劲儿点喊,我们可能能听到。”

     过了一会儿,一阵微弱的声音传来:“我在你们的对面……你们从入口,就能爬进来……”

     “怎么爬?”我问道。

     “软梯倒数第二个支撑上,直接往左跳……”杨林道。

     我们回到那个入口处,再次爬上台阶,我爬到倒数第二个支撑上,往左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同。我咬咬牙,往左一跃,忽然身子一空,坠了下去。

     “扑通”

     “草!”我摔了个四仰八叉,手电也摔倒了一边。

     我摸到手电,四处照了照,忽然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

     “小六子,是你不?”

     是杨林的声音,我回道:“是我,你在哪呢?”

     “你保持手电亮着,我过去。”

     过了一会儿,杨林从一处黑暗中走了出来,原本干净的衣服上全是灰尘。

     我刚要跟他说话,山羊胡子的声音就从高处传了下来,他问我下面是不是安全。我告诉他,下面安全,让他让人都下来吧。

     没多会儿,扑通扑通几声,几个人都落在了地上。

     我连忙去扶起陈晓琳,满是关心的问道:“没事吧?哪儿摔伤没?屁股痛不痛,我看看来。”

     陈晓琳起身拍了拍身上,脸色羞红的说道:“没事儿没事儿,别在这么多人面前耍流氓行不?”

     我笑道:“那我在没人的时候再向你耍流氓行不?”

     陈晓琳小魔女的本色露了出来,看着我笑道:“行啊,不过你敢吗?”

     陈晓琳一句话把我噎的说不出话来,只能尴尬的笑笑,不知道说啥。

     山羊胡子也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冲我骂骂咧咧道:“看你那一副猪哥像,老子摔得那么惨,都不知道关心下的?”

     我冲他翻了个白眼,道:“你那老骨头,阎王爷现在还不敢收。”

     不过说完,我就想起来,他夜里刚受过伤,心里突然有些愧疚。

     山羊胡子略过我,冲杨林问道:“你怎么进这里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