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章、目的
    我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捆绑着,平躺在一个幽闭黑暗的空间里。

     我身子稍微动了动,手上就传来了撕裂的痛感。特么的谁那么狠,把我绑得跟个死狗似的。

     还好我的嘴巴没有被封住,我大叫了几声后,听见了脚步声传来。

     “啪。”

     不知道哪个地方的灯突然亮了,直直的射着我的眼睛,刺的我睁不开眼。

     慢慢适应了灯光后,我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一共三四个人站在了我的面前,其中吴云就站在他们的身后!

     领头的是一个瘦高男青年,带着副眼睛,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他身后,几个满脸糙胡子的大汉,一脸的凶神恶煞。

     瘦高男青年脸上一脸苍白的病态模样。他蹲下身,看着我,嘴角勾起邪笑,道:“你们几个,胆子够大的呀。著名的闹鬼村,都敢进。”

     我皱眉看着他,道:“你谁啊?把我绑到这里干什么?”

     瘦高男笑道:“你都已经要死的人了,我是谁重要吗?”

     我心中一凉,不过还是冷眼看着他,说道:“我跟你无冤无仇的,你杀我的理由是什么?”

     瘦高男道:“你现在人都在我手里,杀你还需要理由么?”

     我琢磨不透他的态度,转而看向吴云,道:“吴云,你怎么在这儿,我们都找你找疯了。”

     谁知吴云的态度冷漠的看着我,道:“呵呵,这里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在这儿?”

     我心中猛然一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道:“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被下了降头了!”

     吴云道:“我在说什么,我自己心里清楚。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你自己心里也应该清楚吧?”

     “什么目的?”我疑惑的问道。

     吴云冷冷道:“什么目的你不清楚?”

     我皱眉道:“我清楚什么啊?我仅仅只是陪着陈晓琳来探险的而已。我并不知道你说的目的是什么。”

     吴云听我说这话,看向瘦高男,道:“哥,看来他们应该没有告诉他。”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吴云,道:“你叫他什么?!哥?”

     瘦高男邪笑着看着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阳,吴云的堂哥。”

     我皱眉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绑着我又是什么意思?我压根就跟你们没有一点交集的好么。”

     吴阳的脸上始终挂着那种邪笑,看着我,道:“就算之前我们跟你没关系,但是现在,也已经有了。你见过我们,所以,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吴阳起身,双手插兜,冷冷的看着我,道:“埋了。”

     站在一旁的几个大汉就把我给拎起来,抬着我就往外面走。

     “滴零零……”

     一阵电话铃响起,吴阳接着电话走到了一边,随后走过来,令大汉有把我放了下来。

     吴阳看着我,笑道:“没想到呀,你还是老刘头的传人。既然这样,那你不妨,帮我做件事怎么样?”

     “什么事?”现在我的小命在人家手里,只好先顺着他们来。

     吴阳道:“老刘头的扎纸技术出神入化,点纸成兵,你作为他唯一的传人,想必也一定技艺高超吧?”

     还没等我反驳,吴阳又道:“这鬼村,曾经是我们家族的发源地,如今被无良商人害成这般模样,实在是让人惋惜。但是,没有人知道,那无良商人在这里开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吧?开发是假,他真正贪图的,是这鬼村地下,埋着的宝藏罢了。”

     “你是说,这村子下面是藏宝地?”我越听越懵。

     吴阳点点头,道:“不错,据说明太祖死前,得知朱棣会谋权篡位,扰乱朝纲。朱允炆又少不更事,难掌大权。所以明太祖就偷偷从国库运出一份宝藏。为的是以后朱允炆若是被篡位后,能有生存下去的保障。但,奈何人算不如天算,朱允炆在靖难之役后就消失了,明太祖托付的臣子也被朱棣斩杀,所以这份宝藏,也就一直被埋在这里,无人知晓。”

     我笑道:“那要是无人知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那个开发商是怎么知道的?”

     吴阳脸上又挂起邪笑,看着我道:“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懂么?”

     我道:“这么说,你们就是来这里挖宝藏的?那我也帮不了你啊!我就是一个扎纸的,卖卖丧葬用品。又不掺和你们这事儿。”

     这时,吴云插嘴道:“你不掺和,但是你们一起来的几个人都已经掺和进来了。韩小军和李丰都知道鬼村的下面,是藏宝地。他们到这里来,根本不是什么探险找刺激,而是挖宝。”

     吴阳道:“老刘头的后人,怎么可能仅仅是一个扎纸匠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刘头应该把《纸扎秘术》留给了你吧?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个。”

     我连忙说道:“《纸扎秘术》我爷爷没有给我啊,这是个什么东西?我根本就不知道。”

     吴阳笑道:“你小子戒备心很重嘛,放心吧。我三叔已经给你爷爷通气了,你爷爷同意让你加入我们的这次行动。”

     “什么?”我惊讶的大叫一声。

     吴阳道:“刚才那个电话,就是三叔打给我的。三叔告诉我,老刘头给他打过电话,告诉三叔,抓的是他的孙子。还说,这次的行动,可以让你跟着协助一下。”

     我听到是爷爷给吴阳的三叔打过电话后,立马惊起。我觉得我的心跳都快要跳了出来,我看着吴阳,颤抖着说:“你们能联系到我爷爷?我不信!除非你让他亲自跟我说话!”

     吴阳道:“你别激动,我没有骗你的必要。如果刚才不是老刘头打电话给我三叔的话,你就已经死了。知道么。”

     我想了想,吴阳确实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不过,我还是没有放下戒备。这个世界,谁能分得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呢?

     像韩小军等人,表面上说是来找刺激,实际上呢,却是来挖宝的。

     吴阳他们让我帮忙的真正原因,始终没有告诉我。而杨林和陈晓琳几个人,也被他们给带了过来。

     我问陈晓琳知不知道他们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陈晓琳表示不知。

     而李丰和林雅,吴阳让人给他们带走了。韩小军和朱晓萌至今,还没有任何消息。

     吴阳跟杨林和陈晓琳讲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听闻杨林是杨瘸子的孙子后,又是一阵大喜。杨林不像我一样,是个不算道士的扎纸匠,而是正儿八经的道门传人。

     吴阳对杨林的态度明显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端茶倒水的伺候着。我和陈晓琳坐在一旁,嫉妒的看着丫的。

     我们在屋里坐了没多久,一个留着连鬓胡子,看起来十分的利索大方的中年人大步走了过来。

     他笑呵呵的走到我们的面前,道:“不好意思,两位小兄弟,我刚才有点事,招待不周。”

     吴阳笑呵呵的介绍了一番后,我才知道,这个人就是吴阳的三叔,也就是吴云的父亲,吴连城。

     相互寒暄了一会儿,吴连城带着我们走到了另一间屋子,顺着梯子爬了上去。

     爬上去我才发现,我们就处在陈飞吊死的那间屋子里。

     上来后,我转头看向吴阳,问道:“我们一起来的那个同伴,陈飞。是你们给吊死在房梁上的?”

     吴阳显然一愣,道:“跟我妹妹一起出来的那个?”

     我点头。

     吴阳又道:“没有没有。他骗我妹妹出来后,想要图谋不轨,就被我给打晕了,但是我没有弄死他。”

     “你为什么不弄死他?”我盯着他问道。

     吴阳道:“我跟他素不相识,难道就因为他想要图谋不轨就要弄死他么?”

     “那你为什么开始就直接想要弄死我呢?”我问出了我心中所想。

     吴阳一愣,转而那种邪笑又挂在脸上,道:“因为那个家伙没有看到我们的真面目,而你看到了。做我们这一行的,被陌生人给记住模样,是大忌。”

     “你们这一行,是做什么的?”我追问道。

     吴阳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怎么那么多问题?知道的越少,你就越安全。这点道理你都不懂?”

     说完,吴阳就不再搭理我。

     我皱着眉头,边走边想。这吴阳说的做他们这一行,到底是干嘛的?那么神秘,谁看到他们的真面目,就只有一个下场——死。

     我想了又想,陌生人见到他们的面容就要去死的,大概就这几种职业,古代的刽子手,现在的死刑执行者,还有神马?特工,或者,毒贩,神秘的绝世高手?

     看他们这模样,应该都不是。

     但是为什么说,陌生人看到他们的真容就被杀死?

     我想到最后,就只总结出了一个最大的可能性。

     吴阳在我这装逼呢!嗯,一定是这样。

     我们跟着吴连城来到了后山的山脚下,也就是昨天夜里,李丰说的他们几人分开的地方。吴连城往山上看了看,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转身冲着杨林和我说道:“两位小兄弟,你们看看面前这座山,能看出来什么门道吗?”

     我和杨林直接懵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