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分析
    黑衣男子走后,我跟杨林两个人对坐着思考,我们俩都在想同一件事情,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给警方提供证据的是他,而现在又告诉我们,要救我们的也是他。

     杨林摸了摸脑袋,开口道:“我觉得,咱们应该好好的理清一下思路,试试能不能分析出来,这其中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我们到底是因为啥,被这人给盯上了。”

     我点头,说道:“是的。现在的情况好像就是,我们每次有什么事情,都是按照他们指定的来做的一样。现在我们分析一下这些天我们发生过的事儿,说不定能从其中找出一个所以然来。”

     “那我先说一下我的看法吧。”杨林说道:“从我跟你相识来说吧,这一件看似偶然的意外,实则是必然发生的。我们镇上,就你这一家扎纸店。你是做纸扎的,纸扎是烧给死人用的。我爷爷突然绝食,再加上你爷爷给你的书信,这必然让我们能够认识,并且成为兄弟。我不知道我爷爷到底是为什么突然绝食,非要去死。因为如果单单是为了我和你成为朋友,兄弟的话。那我爷爷完全可以领着我到你的店里,用你爷爷的书信告诉你,要我跟你一起经营扎纸店。所以,我爷爷的死,虽说促成了我们相识,但实际只是起到了一个推动作用,正好是一个机会。所以你爷爷在得知我爷爷绝食以后,才会留下书信,让你我二人结为兄弟。”

     说完,杨林看着我,皱着眉头,说:“开始错怪你了,今儿在这跟你说句对不起啊。”

     “别扯这个,说正事儿呢!”我笑了一下,说道:“我继续说。之后,你说,有人用黑色信封装钱塞进了你家的门缝,这才使得你爷爷能有一口棺材入葬。能确定的是,给你钱的,给我信的,都是同一个人,或者说同一个组织。

     然后,我们去吴壮家的时候,拖拉机突然熄火,我们在桥上逗留。恰好有一个人路过,帮我们打火。而你说那个人路过你的时候,你的罗盘指针崩断,所以我们选择换条路走。第二天,桥上出了事故,桥塌掉,承重柱移动过。现在重点在两点,突然出现的人,和桥塌掉,是人为的,还是因为意外。”

     我顿了一下说道:“你觉得,那个突然出现的人,会是出于什么目的?”

     杨林眉头紧皱,想了想说:“做一个大胆的推测,如果那个人,是故意搞坏我的罗盘,故意让我发现。以我的当时想法,肯定会第一时间选择换条路径。之后包祖龙从桥上通过,如果是意外,那不说别的。如果不是意外的话,那就是有人故意想要弄死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那个人就肯定是故意迫使我们换条路径,之后实施计划杀掉包祖龙。”

     我点头,说:“你这个推测很符合逻辑,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刚才那个黑衣男子说,他有我们当时的所有照片,还有视频。没有人会闲着没事,冒着大雨来偷拍这些东西。那这解释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黑衣男子跟当时帮我们打火的那个人,是一伙的!”

     杨林接着说:“再之后,我们绕路以后,他们就实施了杀害包祖龙的计划。然后,把当时偷拍我们的照片发给了我们,还有公安局,并且提醒我们跑路。这伙人的目的很阴险,就是让我们锒铛入狱。就算我们跑了,他还会给警察提供线索来抓我们,到最后我们还是会被抓住。最后他们买通吴壮,让他承认罪状。在犯罪事实成立之后,等待判决的时候,又过来告诉我们,可以帮我们洗脱罪名。所以说,他们的目的很明显,肯定是在我们出狱之后,要我们做什么事情。”

     我想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道:“不不不,这里面有几个很值得推敲的地方。一个是你爷爷的死因,另一个是那天夜里帮我们打火的那个男子,到底是不是跟这黑衣男子是一伙的。还有就是,包祖龙到底是不是被他们杀害,还是意外坠桥。还有就是,吴壮的招供,到底是什么原因。”

     杨林点头说:“这么一说来,确实还存在很多解不开的疑点。但是我们现在只是猜测,一切事情还是要亲眼所见,才能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但是有一条不可否认的是,黑衣男子做了这么多,背后的目的肯定不会单纯。”

     我笑笑,摆手说:“好了,我们已经推理成这样,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福尔摩斯了。这些事情,等我们出去之后,估计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既然他们的目的不是致我们于死地,那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好好休息一觉,明天出狱。”

     杨林双手背在头上,往后一趟,说道:“人生呐,真是跌宕起伏。本来还以为必死无疑,谁知突然又不用去死了!这家伙把我给吓得,要不是我心情好,就今儿,那穿黑衣服的人过来,我非给他脑门上贴个符,让他蹦着走出去!”

     我无语的踹了他一脚,说:“去你大爷的吧!人家来的时候,你比我都怂,现在在这里逞什么能?”

     “你丫的,敢打你林哥了是吧?看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都不知道哥的武功有多高了!”说着,杨林一个脚蹬,一把把我给踹到了一边。

     “哎哟我去!还敢还手呢!”

     我大叫一声,一拳奔着杨林的眼眶子干了过去。

     我俩就在这间牢房里,打的不可开交。从死神手里捡回一条命,身心也算彻底的放松下来了。管他什么黑衣男子,管他以后出什么幺蛾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

     …………

     “啪啪啪!”

     铁门传来一阵声音,随后一个声音响起:“你俩,别睡了。快点的,出来!”

     我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就看到探视窗那里,于峰的大脑袋正再往我们里面望着。

     我推推杨林,他也慢腾腾的起来,我一看他的脸,顿时乐了。

     出于我昨天的杰作,杨林的双眼都变成了熊猫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