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纸扎里的门道
    爷爷有些怒了,也不知是对谁说道:“事不过三,我在这送我大侄子,谁要是捣乱,别怪我老刘头不客气了!”

     说着,再一次的打开打火机。

     “啪”

     打火机再一次的灭掉了。

     爷爷似乎是真的怒了,冲我们这群人喊了一句:“属鸡的先回避,属龙,马,牛的过来。小炎,你也过来!”

     我们开始分成两拨,属鸡的就离开地里,站在地头上等信,属龙马牛的跟着我一起走到了爷爷的身边,其他人仍是站在原地围成一圈。

     “属龙的,你们和小伟一个属相,就站在这个纸人的前后,属马的,站在这个纸人的左侧,属牛的,站在右侧,全部相隔一米远。小炎,你过来,拿着打火机帮我把火给点了!”爷爷有条不紊的安排着。

     我看着爷爷,不明白他让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其他人都已经按照爷爷的安排就位,我拿着爷爷给我的打火机,走到了那大红纸人旁边。

     点燃纸扎要从下往上,爷爷说这是祖师爷传下来的规矩,任何人都不能改变。不过我估计,从下往上点也可能是让纸扎更充分的燃烧,不会烧不完全。所以爷爷卖纸扎的时候,都会给买家安排一遍。

     我蹲在大红纸人的前面,拿着打火机的手里全都是汗水。因为昨夜噩梦的原因,我对这个纸人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我不自觉地往上望了一眼,顿时吓的一个激灵坐在了地上。因为我看到,红纸盖住的纸人脑袋上,我画的那双眼睛正直勾勾地往下看,那血红的嘴唇似有似无的勾起。

     妈的!幻觉!都是幻觉!

     我打开打火机,火苗窜腾而起,我不再去看向上面,低着头点燃了这大红纸人。

     着了!终于着了!火苗吞噬着大红纸人,奇怪的是,之前的纸扎都是阵阵青烟,这个纸人竟然冒起了黑烟!

     纸人着了之后,爷爷就让我走开,自己走到了纸人面前,随即从袋子里不知道抓了一把什么东西,洒在了纸人的身上。

     “轰”

     大红纸人身上的火烧的更旺了,没过几秒钟就烧的只剩下内部的竹架子,噼里啪啦一阵声音过后,也彻底化为了灰烬。

     做完了这一切,爷爷让人把燃烧过后的灰烬聚在一起,埋在了陈伟坟墓的旁边,这也就预示着,家人给陈伟送的纸扎他在另一边也就全部收到,安心的去了。

     纸扎全部搞定之后,爷爷给那些刚才属龙,马,牛的一人给了一包东西,说是让他们回去用水冲服。又告诫他们三天不能泄了阳气,也就是不能同房。

     后来我问爷爷,这么做的原因是啥。爷爷给我解释了其中的意思。

     需要属龙的站在前后,是因为陈伟也是属龙,前后都有属龙的,会让“它”以为是陈伟在带领“它”或跟着“它”,用属马,牛的是预示着牛头马面,牛头马面在左右,就如同押解着“它们”一起上路,算是起到一种迷惑的作用。再有就是这种方法也就预示着几个人在阴间走了一圈,阳气会变得薄弱,所以爷爷给了他们一包拜神用的香灰,冲服调理。也不能行房事,防止阳气外泄。

     至于用我来点火,是因为我是童子身,又五行属火,名字里也带火,所以我来点火,效果更好。

     我咋舌,想不到这小小的安排,竟有那么多说道。

     言归正传。

     收拾妥当后,陈伟也算是入土为安了。我和爷爷一行人也又回到了陈忠家,农村里办喜事或者丧事都是三天的流水席,今天是第三天,今天下午的晚饭过后,也就表示这个丧事结束了。

     我和爷爷被邀到堂屋就坐。扫了一圈,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个人就是我一个班的小魔女,我的同桌陈晓琳!

     “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

     我俩几乎是异口同声,随即她笑了,我站起身就跑。

     因为她这种贱兮兮的笑容预示着我马上就要遭殃了。

     “哎,哎,都要吃饭了,你干嘛去啊?”爷爷很不是时候的拉住了我。

     我哭丧着脸,拉着爷爷说:“爷,我拉肚子,拉肚子去……”

     我话音还没落,陈晓琳就走了过来,拽住我的胳膊,笑意盈盈的看着我,撒娇似的说:“老同学好久不见,怎么见到人家就要走嘛?”

     听到陈晓琳这说话的语气,那基本上意味着我已经被判了死刑。作为一个相处了三年的同桌,不用猜我也知道她的下一步动作是什么。

     果然,我的胳膊内侧就开始刺痛了。这小妮子掐人爱用指甲,每次我都被欺负的惨不忍睹。

     这么多长辈的在这里看着我俩,我很尴尬。只好勉为其难的干笑道:“啊……是你啊,我刚刚……不是没看到嘛,我要去上厕所,内急,内急嘛!”

     “你不会趁着上厕所溜了吧?”陈晓琳笑嘻嘻的对我说道。她这种清纯无辜的笑容,对我来说是如此的恐怖。

     “不会不会。”我连忙挣脱她的魔爪,往门口跑去。

     去过农村的人都知道,农村的茅房都是在大门外面,房子的左侧或者右侧,是一个独立的小屋子,男女通用。虽说现在新农村盖的跟城里的差不多,也装了马桶,但是蹲坑仍是比较普遍的。

     陈雄家的茅厕在房子的左后侧,他们的房子后面是一条干枯的河床,河床.上种满了竹子,茅厕就在河床的岸边上。

     我到了茅房门口,先咳嗽了一下,如果里面有人的话,就会有回音,如果没有回音,就是没人。等了一会儿,在确定了没人以后,我才推开帘子进去。

     不过进去的那一刹那,我的眼角瞥见我的左边,也就是陈雄家的屋子后面有一个黑影一闪。

     可能是野猫什么的吧,我也没有多想。

     解决好以后,我就转身回了屋子,大不了就被小魔女玩死呗,不过那么多长辈在那里,她应该也不会怎么样,反倒是我要是让人家久等了也不好。

     我回到桌子上的时候,大家都还没有开动。见我来了,陈老爷子才招呼上菜,看来因为今天下午的事情,陈老爷子对我还是比较看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