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来客
    那女子来的快,走的也迅速。我一愣神的功夫,已经不见了人影。

     平白无故来了一个人,告诉我们俩,我们要倒大霉了,而且我们连此人的身份都不知道。这事儿整的,我跟杨林都是,一脸懵逼。

     不过再一想,也不可能谁闲着没事儿来耍我们玩,联想到之前发生的种种,我和杨林一致觉得,不管是不是真的,还是防备一点好。

     那女子走后的第三天,店里来了一个顾客。

     这天是雨天,一年中罕见的瓢泼大雨。要说这冬天,一般下雨也都是雨夹雪,这次不知道老天爷发了什么疯,下了一整天的瓢泼大雨。

     下雨天,天色特别阴沉,下午两点看起来就跟半夜一样,所以我早早就把门给锁住了,怕飘雨把纸扎给打湿了。我和杨林在屋子里聊天打屁的时候,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我和杨林对视一眼,都有些纳闷。本以为今天这种天气不会有顾客上门了,没想到又有人来了。

     我开开门,就见门外面一个穿着军绿色大雨衣,穿着胶鞋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我看了看他,一副朴实无华,憨厚的模样。

     见我开门以后,立马闯了进来,扯着我的手,说道:“小兄弟,你爷爷在家吗?我家办事儿,要弄套纸扎啊!”

     我把他迎了进来,杨林也准备了一杯热水递给了他。我说:“叔,我爷爷几个月前就出门了,现在这个店我在经营着,你要纸扎,明儿我给你送过去。”

     中年男子端着热水的手有些发颤,他把热水放在桌子上,憨厚的脸上眉头紧皱,道:“等不及了啊!道长说我那闺女明天早上就得下葬,不能耽误的。”

     “但是你看,今天雨下这么大,纸扎也没法送过去啊!要是打湿了就没有用了。”我解释道。

     “你看这事儿弄得!唉……”中年男子听完我说的话,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这时候,杨林走过来,对着中年男子说道:“大叔,为啥道长说明儿就得下葬啊?您跟我说说,我想想办法。”

     中年男子抬头看了杨林一眼,叹息一声,说道:“这事儿说来话长,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

     “没事儿,慢慢说。关于道术什么的,我也懂一点。”杨林把茶水递给中年男子,坐在了他旁边的椅子上。我也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准备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喝了一口热水,稳了稳情绪,接着缓缓道来:“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早上,我家姑娘小翠背着箩筐,说是去山上采药。但是到了夜里也都没有回来,我带着村里人在山上找了一圈,都没有见到人影。

     到夜里的时候,我就听到了一阵哐哐当当的声音,还有一阵脚步声。我以为是小翠回来了,就出门看看,却没有发现有人。但是院子里却有一串水脚印。我到她那屋看了看,仍然是没有人。

     直到昨天上午,村里一个小伙子去山后面一个河里钓鱼的时候,发现了小翠在水面上飘着。等捞上来,已经没气儿了……

     我跟村里人把她用布包回了家,就报了警。警察来了之后,检查了一番,说应该是失足落水,也没有性侵什么的,然后就结案了。之后,我给小翠买了棺材,先把她停在了院子里,准备找个阴阳道长算算日子,看哪一天下葬合适。

     昨天夜里,我睡的迷迷糊糊之间,就又听到了一阵哐哐当当的声音和脚步声,我出去看看,还是没有人。我打着手电走到小翠棺材那的时候,吓了一跳。小翠棺材旁边有一双清晰的水脚印,从她的棺材那里一直延伸到她的房间里。

     我也怕啊,就叫上小翠妈跑到村长家叫人,村里人都来了之后,村长看了看那一串水脚印,二话没说就大半夜把阴阳先生给叫了过来。那阴阳先生来了一看,就说了一句‘完了完了,必须马上下葬’,但是大半夜也没法弄的,而且那阴阳先生告诉我,下葬必须要有刘六根家的纸扎才可以,所以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过来了。”

     中年男子说着,眼神就止不住的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没有哭喊,只是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谁能想象一个父亲,中年丧女之痛。

     听完中年男子的话,我忍不住问道:“大叔,您大早上就来了,怎么现在才到这儿啊?”

     “唉!我们村不是这个镇的,本来我们镇也有扎纸店,但是道长说了,必须要用刘六根家的纸扎,所以我一路打听,才找到这儿。”中年男子说道。

     “一定要用刘六根家的纸扎?”我有些不解,扎纸店的纸扎,几乎都是差不多的,也没有什么别的门道好讲。

     “嗯。道长是这么说的,所以我才大老远的跑了过来。”中年男子道。

     “我想,我有点明白了。”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杨林忽然开口道:“大叔,小翠的两个脚脖子上,有没有淤青?”

     “啊?”中年男子明显楞了一下,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个我还真没有注意。我现在打电话问问道长,他现在应该还在我家。”

     说着,中年男子拨通一个号码,一番询问过后,冲着杨林点点头,说:“道长说,两个脚脖子上都有,而且像是个手的印记。”

     “那就对了!”杨林一拍大腿,说道:“那你过来找刘六根也就真的找对人了,要不然你要是烧了别家的纸扎,那以后家里就没有宁静的日子咯。”

     然后,杨林又看着我说道:“这套纸扎跟普通的有点不一样,所以你要拿出你爷爷留给你的书,再好好钻研钻研了。”

     我点点头,说:“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等我一下,我收拾收拾,等下拿防雨塑料布,把那些纸扎包起来。咱们马上就过去。”

     中年男子见我开始忙活,连忙冲我们作揖鞠躬,嘴里不住的说着谢谢。看到他这个样子,我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儿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小翠的死,肯定对他的打击特别大。不过他还是要坚强起来,毕竟他是家里的顶梁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