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引天雷
    山羊胡子给刘永春夫妇讲了一番大道理,连蒙带忽悠的,终于把刘永春夫妇的思想工作给做通了。

     接着,他安排我和杨林到镇上采购一些做法需要的香和蜡烛等。吴壮则和他一起,布置做法需要的法坛。

     我和杨林骑着三轮车一起去镇上,路上我问杨林,我跑出去之后,他们在里面是个什么情况。杨林跟我叙述了整个经过,不过我觉得有一点细节,挺奇怪的。

     我出去后,杨林和山羊胡子两个人就开始频繁的带着刘向荣开始绕圈圈。山羊胡子找了个机会,就从怀里掏出两个符,给了杨林一张。让杨林拿着符找个地方坐下,开始心里默念三清咒。三清咒是道家符咒中,常用的修炼身心的咒语。具有修身养性,辟邪的作用。

     山羊胡子给杨林的符,杨林没看清楚是什么符咒。他按照山羊胡子的吩咐,找了个地方开始打坐,心里一直在默念三清咒。他看到山羊胡子也找了个地方,也开始打坐起来。

     两个人都坐下后,刘向荣短暂的失去了方向,在屋里转了两圈后,忽然站定。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杨林的面前,漏出了带有獠牙的大嘴!

     杨林慌忙躲避,然而接下来刘向荣就像是拥有了意识一般,无论杨林和山羊胡子如何隐藏自己的气息,刘向荣马上就能找到他们两个的位置。

     杨林说完,我也有点纳闷。按理说,僵尸没有意识,仅仅只是会嗅到活人的气息。如果像杨林所说的那样,那刘向荣的思维就完全跟个正常人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我又突然想到了自己在关门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吴壮的身旁,站着的一个黑衣人!

     是我眼花了,还是确有此事?

     这又是怎么回事?

     …………

     我和杨林把东西买来之后,山羊胡子的法坛也搭建好了,就在刘永春的院子里。院子上面的白色雨布被撤掉,桌椅什么的也都清理到了一个角落里。

     一个长条桌子摆在灵堂前,院子的正中央,上面已经放好了祭祀用的瓜果等祭品。在桌子的后面一点,是刘向荣的那具棺材。

     山羊胡子一阵青色的道袍,头带方巾,左手拿着拂尘,倒也有些仙风道骨的模样。

     我们按照山羊胡子的吩咐,把蜡烛点燃后放置在桌子的两边。山羊胡子又让我把纸扎里面的金童玉女拿出来,放在两个特定的位置。

     山羊胡子用香灰在长桌的周围画了一个很大的圈,把我们都驱出了圈外。并且告诫我们,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踏进圈内一步。

     做好这一切之后,山羊胡子点燃了供香,冲着天上拜了拜,说道:“三清在上。弟子天师道第三十六代传人阎肃清,今日为驱除妖邪,特借天雷之力,望三清祖师助我一臂之力,弟子拜谢!”

     说着,山羊胡子把香插.进香炉里,又拿出三只小旗子,顺势插.进了香炉。然后目光紧紧的盯着小旗子,一脸的严肃。

     过了几分钟后,看着小旗子没什么变化,山羊胡子面色才正常起来。山羊胡子看了看我们,说道:“等下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出声。只看,不说。谨记!”

     我们也都知道这不是开玩笑,纷纷点头表示了解。刘永春夫妇拉着手,两个人神色紧张的盯着山羊胡子和他身旁的那副棺材。

     我忍不住低声安慰道:“别担心,相信阎老可以的。”

     刘永春夫妇看了看我,都紧张的点了点头。

     接着,山羊胡子开始了做法。他的手开始掐诀,脚迈方步。然后拿起一只小旗,高高举起。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接着,他身子一抖,脸色开始难看起来。接着,他又拿起第二只,第三只。每次高高举起后,他的脸色就越发难看起来。当三只小旗全部举起之后,山羊胡子的眉头紧皱,全身发抖。

     突然,山羊胡子发出一声暴喝。紧接着,他的脸色变得正常,身子也不再发抖。周身仿佛有一道淡淡的光晕笼罩,整个人的气势猛然一转,变得盛气凌人。

     山羊胡子走到棺材的面前,一掌推掉棺材盖子,看着里面的尸体,冷哼一声,接着两手开始掐诀。

     忽然,原本晴朗的天空开始变暗,乌云聚拢,狂风呼啸。山羊胡子站在棺材旁,掐诀的速度越来越快,只留下一道道的残影。

     此时的山羊胡子,跟以前那个漏出满脸褶子的山羊胡子,完全不像一个人。他站在这风暴的中央,任凭狂风呼啸的吹动着他的道袍,有一种鼎立于天地之间的气势。

     “轰隆隆”

     雷声传来,山羊胡子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掐诀的速度又开始加快,狂风越发的狂烈,吹得我们站在圈外的几个人都有些东倒西歪。

     “咔擦”

     一道闪电照亮了整个大地。紧接着,一道道的闪电照耀大地。

     山羊胡子嘴角挂起一抹冷笑,停止了掐诀。他又拿起那三个旗子,高举着冲着天空,嘴里开始默念。

     一道闪电从天空直冲而来,正对山羊胡子高举的旗子。他抬头看了一眼,在闪电下来的一瞬间,把旗子冲着棺材,那道闪电直直的劈进了棺材里,泛出一阵火花。

     山羊胡子在引雷!僵尸这种东西,水火不侵,只有天火才能将其毁灭。

     我不知道他这么做,会对他造成什么后果。后来杨林告诉我,如果山羊胡子操作失败,就会被反噬,可能当场就会丧命。

     由此,我对山羊胡子多了一份敬重。

     山羊胡子接连引下三四道天雷劈进刘向荣的棺材,棺材里窜出了火苗。山羊胡子把小旗子往棺材里一扔,双手开始掐诀。

     慢慢的,风渐渐变小,乌云退散。山羊胡子身子一软,虚弱的倒在了地上。

     “阎老!”我和杨林还有吴壮一起大叫一声,就要冲过去。

     “别过来!”山羊胡子虚弱的喊了一声,接着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棺材,里面的火苗早已熄灭。接着,他又点燃了三只供香,冲着棺材那里拜了拜。

     山羊胡子冲我们摆摆手,示意我们可以过来了。刘永春夫妇也想上前,却被山羊胡子制止。

     山羊胡子说道:“你们就不要过来了,免得徒添伤悲。”

     我看了一眼棺材里面的景象,才明白山羊胡子话里的意思。棺材内的刘向荣,已经完全被天火烧的面目全非,身上好几处都被劈出了大窟窿,完全的解体。就现在这副模样,刘永春夫妇如果看到了,那以后想起儿子来,定然会更加的伤痛。

     天火仅仅把刘向荣的尸体给烧毁,棺材并没有多大的损坏。我们仨把棺材盖子盖好。山羊胡子又拿来棺材钉,把棺材直接给钉死了。

     我们把棺材给抬进了灵堂,院内的东西也都打扫干净。山羊胡子告诉刘永春夫妇,在午时的时候,正式下葬。

     刘永春夫妇趴在刘向荣的棺材旁,哭的伤心欲绝。门外,刘家的亲戚邻居也都逐渐过来吊唁。他们进来后,大部分都是在讨论刚才的那场奇怪的异变。

     山羊胡子做法之后就相当的虚弱,我和杨林就先把他给扶到侧房里休息去了。接下来出殡得缓解,就交给了杨林代劳。

     午时一到,下葬便正式开始。刘永春夫妇举着招魂幡走在最前面,八个壮汉抬着两个棺材走在中间。我骑着三轮车,拉着一车的纸扎,走在送葬队伍的最后面。

     刘向荣的墓地,是双人墓。杨林按照步骤,将他们全部下葬,封土。接着,我便把纸扎按照顺序摆好,开始点燃纸扎。

     我的纸扎里,有一对金童玉女。有了那一次的阴影后,我再也不先给纸人点上眼睛,而是在送出去纸扎后,让客户在烧的时候,自己用毛笔点两点。

     烧到金童玉女的时候,我拿出毛笔,正准备点上眼睛,突然发现金童的嘴角上扬了一个幅度。我楞了一下,再看的时候,却没发现什么异常。

     刚才,是幻觉?我摇摇头,搞不懂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我将纸扎全部烧掉后,葬礼也算是全部结束了。

     那两个崭新的坟包矗立在田间,向人默默述说着校园暴力产生的恶果。

     刘永春家的事情结束后,山羊胡子就和吴壮跟着我们俩来到了店里。到了晚上,几个人又喝上了。喝到中途,吴壮眼神发直的看着我和杨林,说道:“两位小兄弟。年前咱们收到的那个地图,你拿出来咱们研究研究吧?”

     我和杨林对视一眼,又看了眼山羊胡子。山羊胡子端着酒杯,笑盈盈的看着我俩,却没有说话。

     杨林夹了一个花生米,端起酒杯冲吴壮说道:“吴叔,咱们今儿都喝多了,现在也研究不出个什么来。明天,等酒醒了咱们再看。”

     吴壮有点喝大了的征兆,使劲儿的摇了摇头,道:“叔没喝多!叔就是想快一点解决身上的这个诅咒!因为我自己的原因,害死了我的两个孩子!叔心里难受啊!”

     说着,吴壮又望肚子里灌了一口白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