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尸体在风中飘荡
    歌声突然停止,把我们两个都吓了一跳。

     李丰拨打陈飞的电话也因为无人接听,也被挂断了。李丰紧张的舔了舔嘴唇,冲我说道:“哥们儿,咱……还往前走吗?”

     “陈飞还是没联系上吗?”

     “没,没有。一直无人接听。”

     “你再打打试试,只要他电话不关机,就一直打过去。”

     李丰点头,再一次的拨通了陈飞的电话。

     突然,那女人的歌声突兀的响起,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冲李丰说道:“你把电话挂断!”

     果然,李丰挂断了电话后,那女人的歌声也突然消失了!

     我又道:“再拨一下。”

     李丰拨通陈飞的电话,那歌声又响了起来。

     这时,我已经证实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顿时心中一万只神兽奔腾而过。敢情我们刚才都是在自己吓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女人的歌声,而是陈飞的手机铃声罢了。

     但不得不说的是,这位歌手唱歌,还真跟鬼似的。

     确定了歌声就是陈飞的手机铃声后,我让李丰再次拨通陈飞的电话,然后我们顺着声音的方向,终于来到了路边的一个房子前。

     这栋黑漆漆的房子里闪动着羸弱的微光。铃声就是从里面传来,李丰张嘴就往里面叫了一句:“飞,在里面不。”

     我一把拉住他,无语的看着他,小声道:“你先不要乱叫。他一直不接电话,说不定里面有什么情况呢,你这么一叫,不是暴漏我们了么!”

     别看李丰在休息点的时候那么强势,那都是在女人面前装出来的。现在真遇到事儿了,也怂的跟什么似的。他冲我连连点头,表示抱歉。

     我把狼牙手电的亮度调到最小,慢慢靠近房子的窗户位置。这里的房子窗户都已经全部破败不堪,可以透过窗户,看看里面的情况。

     我趴在窗户上,往里面望去。由于怕里面有什么古怪,我也没敢用手电往里面照。借着比较朦胧的月光,还是看不清房子内部的情况。

     这样子看不到里面的任何情况,我只好招呼着李丰,准备进去看一下情况。

     我把我们两个的狼牙手电都打到最大的亮度,李丰的手电打开,我的手电关闭,随时准备打开。如果遇到突发情况,有猛兽之类的东西,我突然打开手电的话,会在一瞬间造成它们的失明。

     李丰在前,我紧贴着他的后背。我们慢慢靠近房屋的大门,李丰的步伐十分的慢,而且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

     狼牙手电把屋子前面照的一片雪白,所有的东西都呈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李丰伸手轻轻推开房门,跨进了屋子。

     李丰的紧张越发的强烈了,他慢慢往里面移步。突然,李丰突然定在了原地,随后一阵风扑面而来。从房子的上方突然飞下来一个东西,直直的往我们这边打来。

     手电的照耀下,陈飞狰狞可怖的脸直直的向我们飞来,吓得李丰大叫一声,扔掉手电,转身就往外跑去。

     我立马打开手里的强光手电,一把拽住了李丰。

     李丰的神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挣脱开我的手就跑了出去。

     我想跑过去抓他,却不料这家伙受了刺激后,就跟腿上装了发动机一样,瞬间就跑出了我的视线。

     我无语的站在原地,在想我现在是去追李丰,还是到房子里一探究竟。

     算了,我还是先回屋子里看一看,我现在已经找不到李丰的人影了。

     我打着手电,慢慢往屋子走去。我已经在心中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一直在默默地暗示自己,鬼都不怕,还怕什么!

     我踏进房门,捡起李丰扔掉的狼牙手电,两只手电同时打开,整个屋子都能看清个大概。

     屋子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唯一的摆设,就是屋子的左侧,有一张布满灰尘的木床。屋子正中央的房梁上,一具尸体正在慢慢的游荡。这具尸体,就是陈飞。

     陈飞原本猥琐的脸,如今变得狰狞可怖。整个脸色全都是血污,眼窝部位已经没了眼球,乌黑的血液顺着眼窝滴下去,落在地上的手机上,溅起阵阵血花。

     我慢慢靠近陈飞,他整个人是被麻绳给捆住,然后倒挂在房梁的正中央,四周没有发现任何的梯子或者什么东西,能把他给送上去的。

     我用手电照了照四周和房梁,在房梁上发现了一串鲜红的脚印!我顺着脚印照着,发现那个脚印,竟是慢慢的顺着房梁到了墙上,然后从墙上,顺势而下!

     我的内心一颤!这跟之前的那个传说,不谋而合!

     一种恐怖的念头瞬间充斥着我的整个大脑,难道陈飞,是真的被传说中的那个女鬼,给杀死的?!

     我需要冷静下来,在这个时候慌乱,一定会让我的大脑不理智。

     我站在陈飞尸体的前方,突然想到,跟陈飞一起过来的那个女孩,吴云怎么不见了?

     我把整个屋子都给找了个遍,却不见了吴云的踪迹。我捡起陈飞的手机,翻开最近的通话记录。却发现,里面除了李丰打的几十个未接电话之外,竟没有和吴云的任何通话记录。

     我再次打开他的其他聊天软件,希望能从里面发现一丝的蛛丝马迹,但是令人失望的是,他的聊天软件,短信里面,都没有一个备注是吴云的。

     一个破败不堪的房间内,一具尸体悠悠的挂在房梁上随风飘荡。我坐在尸体的下方,拿着死者的手机翻阅。这不是拍电影,这是真实发生的情节。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有人住的话,看到屋内的情景,估计会吓个半死。

     虽说乱翻死者的东西不好,但现在我也没有办法。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后,我用我的手机,给杨林打了个电话。

     我道:“我现在已经找到了陈飞,不过他已经死了,被挂在了房梁上。”

     杨林道:“死了?就他一个人吗?另一个女生呢?”

     我道:“这也是我疑惑的地方,我在这边并没有找到那个女生,而且我在陈飞的手机里,也没有找到那个女生的任何信息。”

     杨林沉思了一会儿,道:“这就奇怪了,他们两个一起出去的,那个女生怎么会不见了呢?你现在在哪里?我们过去找你。”

     我道:“你顺着山脚下的路一直往西走,就能找到我了。对了,李丰那个大胖子回去没?”

     杨林道:“回来了,但是回来之后跟着了魔一样,一直在念什么佛祖保佑,阿门,之类的。搞不明白他怎么了。”

     我道:“他估计被吓到了,回去了就好。正好,你让他带着你们过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

     挂断了电话后,我盘腿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扔在滴血的陈飞的尸体,想不通那个叫吴云的女生,到底去哪了。是已经遇害了,还是怎么回事?

     陈飞的尸体还在滴血,显然他死亡的时间不会太久。而这个屋子也就只有一个房门,并没有前院或后院。如果吴云已经遇害,那肯定就在附近不远的地方。但如果吴云不是遇害,而是失踪了的话,那要找到她,估计难上加难!

     倒挂在房梁上的尸体,到底是诅咒,还是有人刻意这么做?

     这一切迷雾重重,我想不出来,到底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吱呀,嘭!”

     破败的房门突然关掉,在这个寂静的时间里,吓得我心中一惊!

     我顿时回头,用狼牙手电照向房门,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我用手电照着房门,眼睛死死的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才转过身来。

     但转过身后的我,突然发现,陈飞的尸体不见了!

     就那么一会儿时间的功夫!陈飞的尸体竟然就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我用手电照向房梁,没发现任何的踪迹,又照了照四周,仍是没有任何的陈飞尸体的痕迹!

     这真是奇了怪了!

     一个成年人的尸体,竟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了!而且没有任何的动静!

     我腾地一下站起身,走向那个布满灰尘的木板床那里。整个屋子里,就这一个摆设的东西。我想,问题一定是出在这个地方!

     我拿着手电照了照木板床的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床板下面是完全封死的区域,看不到床底。床板上已经是布满了厚厚的灰尘,看样子是已经很久没有住过人。

     不过,我走进了才发现,正中间的一块床板上的浮尘,与别处的有点不一样。不像是别处的自然形成,这块床板的浮尘,像是有人故意撒上去,然后抹平的。

     而且细致活做的还是不是很好,有些地方厚了,有些地方没有。

     我嘴角翘起,笃定这个地方,一定有什么古怪。

     我弯下腰,用手去扣中间的那块木板。跟我想象中的差不多,这块木板挺结实,一点没有朽木的那种脆弱感。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好不容易把这块木板给撬了出来。不出我所料,里面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嘭!”

     我还没来得及下去看看,突然就失去了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