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灰飞烟灭
    我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壮笑了笑说,没别的意思。就是说我爷爷在这里开店十几年了,他想着肯定有点家底儿或者什么好宝贝。既然我不知道,那也就当个玩笑。

     我疑惑的看着吴壮,发现他好像现在变得有点奇怪。搁以前他老实巴交的样子,怎么可能跟我开这种玩笑。

     山羊胡子和吴壮在我们这儿,待了一天。晚上吴壮要走的时候,山羊胡子却说,再留一晚。

     我不知道山羊胡子的用意是啥,但是他们能留下来我还是很高兴的。我们这个扎纸店,平时就我和杨林两个人冷冷清清的,他们在这里,也能热闹热闹。

     今天夜里,我提议喝点,但是山羊胡子却拒绝了。他告诉我们,今天晚上都不要睡觉,就在客厅里坐着。

     我问他为啥要这么做,山羊胡子告诉我们今晚上可能会有事情发生。所以我们四个人还是在一起的好,有个照应。

     吃过晚饭后,我们几个人就坐在客厅里干等着。我们的客厅里也没有电视机,所以几个大老爷们儿就这么干坐着。我们都已经完全快坐不住的时候,山羊胡子看了看时间,然后把灯给关掉了。

     山羊胡子道:“小六子,你后院里有没有扎好的纸人?”

     “纸人?有,要这个干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山羊胡子道:“你先别管了,先拿过来吧,我自有我的用处。”

     我虽不解,但仍是抹黑去后院里拿了一个一人多高,已经完工的纸人过来。山羊胡子点燃了一根白蜡烛,放在了桌子的一侧。

     纸人被山羊胡子放在了蜡烛的后面,他从怀里掏出一只毛笔,在嘴里蘸了蘸,在纸人的眼睛部位画了一个浅浅的两个圆点。

     我看着山羊胡子给纸人点了眼睛,心里一颤。对山羊胡子说道:“阎老,你这是做什么?纸人不能点眼睛的!”

     山羊胡子摆摆手,说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等一下就坐在那里看着好了。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我虽然对山羊胡子的话半信半疑,但是也只好听从他的吩咐,坐在那里,看他接下来要干嘛。

     山羊胡子把纸人点了眼睛后,在纸人的前面点燃了一炷香,他一边做,一边跟我们说道:“这是引魂香,刘向荣今天,一定会过来的。”

     我诧异的看着山羊胡子,原来他是想要引来刘向荣。

     杨林道:“阎老,你说刘向荣在害人之后,会化为厉鬼,那他要是来了,我们几个人都招架不住,不就引火烧身了么!”

     山羊胡子道:“无妨,我自有我的办法。再说,刘向荣现在有没有化为厉鬼还说不准的。静观其变吧!”

     山羊胡子做好这一切后,也坐在了椅子上,然后对我们说:“等下发生什么事儿,都不要乱说话,更不要开灯。”

     我们几个点头表示了解。然后几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客厅里。

     整个屋内就只剩下,时钟走针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开始起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午夜两点了。

     风渐渐吹得厉害,店门被吹得砰砰作响。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接着,纸人忽然动了动。

     纸人晃动的有些厉害,桌子上的蜡烛也被风吹得火苗忽闪忽闪。整个房间里显得有些阴森恐怖,我差点忘了这是我一直住的房子。

     突然,所有的风都消失了,纸人直直的伫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但是眼睛的位置,开始有了变化。

     它变成了人眼的模样。

     山羊胡子开口道:“来了?”

     我们几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忽然传出一个声音:“来了。”

     我顿时一惊,左右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再看纸人,他的脸竟然有了一种人的形态!应该是刘向荣附在了纸人上面。

     山羊胡子又道:“你为何这么做?你明知道这么做,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为了复仇!看到我父母伤心的模样,我就发誓我要复仇!既然我死了,那他们也活不成!”刘向荣说完,周围的空气又冷了几分。

     山羊胡子道:“你要知道,你煞气强大,会吞噬你的心智,变为厉鬼的!”

     刘向荣道:“所以我今天来了,就是趁着我心智还算清醒,希望您亲手了结了我。”

     “什么?”我一不小心,发出了声音。

     “呵呵呵呵”刘向荣呵呵一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自己跑过来送死?我也觉得自己很傻,以前自认为我不去招惹别人,别人就不会招惹我。我想做个好学生,每天脑子里就一件事,学习。希望将来能考上大学,找个好工作,改善我们家的生活。所以,他们几个找我的麻烦的时候,我一再的隐忍,退让。但是,我的退让被他们当做是一种懦弱,是一种他们可以随时欺负我的理由!我不后悔,我害死了他们。但是我不想变成一个人见人怕的鬼魂,与其在天地间孤独的游荡,被煞气左右的去害无辜的人,不如就此毁灭自己。我在这个世上存在过,报了仇,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所以,杀了我吧。”

     我听完刘向荣的一番话,沉默了。他的本质不坏,却被逼成现在这个样子。为了学校里一点小小的矛盾,断送了几个年幼的生命。这样值得么?

     山羊胡子站起了身,冲纸人说道:“你本质不坏,但煞气已侵占全身。所以……”

     “我都明白的,来吧,开始吧。”刘向荣道。

     山羊胡子重重的点了点头,之后从怀里拿出几件法器,开始准备。

     我看着纸人有些微微的颤抖,眼睛里竟流出了两行清泪。他也怕魂飞魄散,但不得不这么做。如若不然,将会有更多人会遭受其害,那是谁都不想看到的一个局面。

     山羊胡子开始做法,他用道家锁魂钉开始锁住纸人的几个部位。然后两手掐诀,最后,纸人“哄”的一声,燃了起来。

     “啊……”刘向荣的惨叫声刺破耳膜。

     片刻过后,整个纸人烧成灰烬,风吹过后,不留一点痕迹。但地上一个透明的珠子,静静的躺在那里。

     山羊胡子捡起那个珠子,惊讶道:“竟然是净珠!”

     “什么是净珠?”我不解的问道。

     山羊胡子道:“它是厉鬼留下的眼泪所化,除了属性极阴之外,还带着厉鬼流泪时唯一的真善美。这种东西本就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具体的作用我不清楚,但是是个宝贝。”

     刘向荣的灰飞烟灭,表示着这件事情算是彻底的解决。

     …………

     临近五一,陈晓琳竟破天荒的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五一的时候同学组织了一场探险活动,于是她就准备征用我,当个苦力用。反正现在店里,也没有什么活计。我就答应了下来。

     我问杨林,要不要去。没想到他比我还积极,我刚说完,就跑到上面收拾东西去了。

     我靠在杨林的房门前,看着他正拿着个旅行包,开始一件一件的往里面塞衣服。之后洗头膏牙刷毛巾什么的,都一股脑的全塞进了皮包,我的内心是无语和崩溃的。

     我道:“林子,你是不是傻?现在出门谁还大包小包的?你带那么多东西,又不一定都用得到。带个钱包不就完了么!”

     杨林听我说这话了,立马停住。站在原地可能是想了一会儿,随后把旅行包往床.上一扔,道:“说的也是哈,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因为你傻咯。”我转身走下楼。

     我和杨林俩人先是坐镇上的车,转到县里。又从县里坐班车,到了省城后都已经差不多夜里七八点。

     我给陈晓琳打了个电话,摸清了她们学校的地址,然后打了个的过去。

     一路上,杨林差不多吐了七八回。我算是深刻体会到了,晕车的人,最好还是不要做大巴之类的长途客运,要不然,你难受,你旁边的人也难受。

     到了陈晓琳学校的时候,杨林差不多已经只剩半条命。陈晓琳穿着一个可爱的粉红色睡衣就出来了,她看了看被我扶着的杨林,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大姨妈走错方位了。”我说道:“先不说这些了,你帮我们找个宾馆,我把杨林先整顿好。”

     学校对面的一条街上,有很多快捷酒店。我随便找了一家,刚准备进去的时候。陈晓琳却说:“你还敢去如家啊?它们前段时间才刚出事儿。”

     “出啥事儿了?”我不明所以的问道。

     陈晓琳道:“这事儿在网上都爆炸了,你都不知道?”

     我道:“不知道啊,我也不上网,不知道出什么事儿了。”

     陈晓琳道:“你真是比熊猫还稀有!”

     陈晓琳没让我们去如家,我们只好就在旁边的一间酒店开了个双人间。前台看着我们三,又看了看杨林,问了我好几遍,确不确认开双人间。

     我就看到陈晓琳脑袋上一道黑线。

     终于开好房间,我把杨林放在床.上,然后送陈晓琳回学校。顺便在楼下摊位买了点吃的,补充一下.体力,等着明天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