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婴煞
    土坝子的后面,一个黑色的包裹静静的放在地上,椭圆形的样式,长度大概也就半米左右。看起来很像是婴儿的襁褓,不过两头却是封死的。

     杨林扭头看了我一眼,小声说:“大概就是这个东西了,但是我不是很确定里面到底是什么。咱俩搭把手,一起把它拿上来看看。”

     我皱眉道:“这么大点的东西,你自己就能拿上来了,非带着我干啥?”

     杨林面露难色,说:“我……我这不是觉得,两个人稳当一点么……”

     “切,我还不知道你小子?真要干的时候,开始怕了吧?”我得意一笑,说:“要我帮忙?求我啊!”

     “你……”杨林瞪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我完全一副得意的姿态。最后这家伙丢下一句:“我杨林什么没见过,还能被这东西给吓着?”

     说完,自己就弯下腰,去捞那个包裹。

     我这个人吧,有时候就是爱开个玩笑,但是现在这事儿,肯定是不能让杨林一个人来做的。我也弯下腰,摸着包裹的一头,触手一阵刺骨的冰凉。

     杨林拿着另一头,我们两个慢慢的把包裹给提上来,放在了马路边上。我和杨林两个人都是手中紧紧的抓着护身符,生怕出现什么异样。

     但是过了一会儿,也没出现什么动静。我们蹲在包裹的旁边,杨林抬头问我:“六子,开不开?”

     我盯着包裹看了一会儿,说:“拿都拿上来了,打开看看吧。”

     杨林一层一层的把包裹打开,一个全身黑紫的婴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冻的跟砖头似的,身上的一些地方还有已经干枯的黑紫色血迹。肚子上还挂着一条割断的脐带,表明他完全就是一个初生的婴儿。婴儿的头上有几处特别大的肿块,我摸了一下,也是硬的不行。

     “这他妈的是哪个天杀的做的孽?把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活生生的放在这里冻死!”杨林突然大骂道,我也是牙龈紧咬。把一个刚出生的无辜小生命活活的冻死,这还是人干的事儿吗?!

     杨林伸出手,摸了摸婴儿的脸蛋。突然,婴儿那原本紧闭的双眼猛然挣开,双手一把抓住了杨林的手臂。

     杨林一愣,不过接着立马就甩着肩膀,想要把那双小手给甩掉。但是那小手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任凭杨林怎么甩,仍是紧紧的抓住杨林的胳膊。更奇怪的是,杨林也没能站起来,那包裹就像是粘在了地上一样,无论怎么拉扯,纹丝不动。

     我连忙上前,想要掰开那枯黑的小手,却不想那婴儿突然发出一阵诡异的怪笑,一口咬在了杨林的手臂上!

     “呃……”杨林疼的倒吸一口冷气,但是却怎么也挣脱不了。他指着我的手,说:“快,用符贴它!”

     我连忙拿出符纸,一把贴在那婴儿的脑门上,但是却一点没粘上,刺溜一下就滑了下来。

     杨林咬着牙,脑门已经隐隐有了冷汗,一脸无语的看了我一眼,另一只手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黄符,嘴里大喝道:“急急如律令!”

     然后一把贴在那婴儿的脑门,这一次倒是成功的贴在了上面,没有掉下来。

     杨林吐了一口气,开始掰那两把钳子一样的小手,一只手很顺利的被弄了下来。

     看到符咒起效,我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我想帮杨林把另一只手也给扣下来,这时候情况突变,那个婴儿竟然直接撕掉了符咒,再次诡异的笑了起来。而且这次声音尖锐刺耳,笑得我浑身发麻。

     婴儿的手又死死的抓住了杨林,杨林手臂上被咬的伤口处还在滴着鲜血,顺着手臂滴到了婴儿的嘴里。

     杨林的脸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嘴唇也开始变得乌黑。他凄凉一笑,看着我说:“六子,我估计我完蛋了,我感觉有东西爬进了我的身体里,到处乱钻。看来我还是道行浅,肯定得折在这了。”

     “放屁!你这贱命阎王爷肯定不会要!”我大骂一声,随即开始翻我的随身背包。我和杨林都有一个习惯,就是把很重要的东西贴身放着,免得到用的时候乱找。终于,我在背包里翻出了爷爷留给我的那本《纸扎秘术》,病急乱投医,也只能看看这里面有没有关于这种东西的记载了。

     杨林虽说有一身传承的本事,但是也只能对付一下不是那么厉害的玩意儿。而且他的画符修为也不行,也就只能画一画黄符,再高一个等级的符咒就不行了。再加上杨林的爷爷杨瘸子也没有一件厉害的降妖利器传给他,所以杨林顶多算上个半吊子道士。

     虽说我是半路出身,真正的手艺也没有学到多少。但是爷爷留下的这本《纸扎秘术》可是一个算是不错的法宝,里面记载了许多奇奇怪怪的纸扎术。我现在也是纯属瞎碰运气,听天由命。

     老天有眼,我终于还是找到了类似的记载。

     记载中说,这种婴儿统称“婴煞”,制造婴煞的方法极其残忍,也极其苛刻。要选用阴时阴历,深夜出生的女婴。婴儿出生之后,减去脐带后等其睁开第一眼之后就用黑布闷死。据说这样是让婴儿的煞气更加的强烈,试想一下,好不容易经历十个月的时间来到这个世界上,才看到这个世界一眼,就被杀害了,那肯定是煞气冲天,怨气爆棚!之后放入血水中,每天用胎盘血浇灌。

     制造婴煞的人,会在婴煞的头颅中放进一种母子虫,母子虫的母体在制造的人手中,而子虫则被培育在婴儿的头颅里,每天用胎盘血灌溉,子虫逐渐成型之后,会蚕食婴煞的大脑,也就吞噬了婴煞的煞气,从而会有一丝灵智。每个婴煞里面都有三到四个虫子,制造婴煞的人,就会用手中的母虫,来控制子虫的思维,从而替制造者完成一些事情。所以婴煞也有个很明显的特征,头颅上会有不低于三个的鼓包。

     这种手法极其的残忍,所以一直都是许多修行之人,各门各派的禁忌。从明朝开始,制作手法就已经失传,《纸扎秘术》上也就只写了个大概,其中详细的制作手法是没有的,毕竟像这种惨无人道的法术,是绝对不能流传下来的。

     所以,我反复看了三四遍,不敢相信这种三百多年前就已经失传的邪术,会再次的出现。可是对照下来,那婴儿的特征都与记载的几乎符合,估计十有八九就是婴煞。

     不管它是不是婴煞,我现在也就这么当它是婴煞来解决。我继续翻看,下面标注了如何利用纸扎术来解决这种婴煞的办法。

     因为婴煞是纯阴体,所以想要灭掉它是完全不可能。普通的火烧等,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最主要的,需要对付的,也就是婴煞脑子里寄生的那些子虫,把它们全部杀死以后,婴煞就会失去意识,变成一个无意识的类似僵尸的东西。之后再利用地火,才能将婴煞彻底的灭除。

     关于如何对付婴煞脑子里的子虫,书上记载了两种办法。一种就是找到子虫的母体,杀死母体后,子虫就会自爆而亡。当然这一种方法显然是不可行的,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子虫的母体到底在哪。

     还有一种方法,就是利用纸扎。用白纸扎成一个特殊形状的纸扎,之后把纸扎浸透童子尿,待干后点燃,把烧出来的灰烬倒进婴煞的嘴巴里。这样做只会逼出子虫,并不能将其杀死。

     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就只有第二种方法可以一试了。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随身带着的白纸,又拿了几个细竹条做框架。因为杨林一直被婴煞这么咬着,所以我必须抓紧时间,一分一秒不能耽搁。

     我手忙脚乱,最终还是快速的把纸扎做好。但是童子尿这个问题着实是难住了我。如果现在将纸扎浸在尿里,就现在这个天气,估计没等干了,就变成一个冰块了。

     这可怎么办?书上也没有详细的说明,如果不用童子尿,会是个什么情况。

     有了!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拿出背包里的小道,给中指上割出一条口子,把鲜血涂在纸扎上,最后想想,据说舌尖血也是纯阳之物,又干脆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纸扎上面。

     我觉得,既然都是童子身上流出的东西,尿和鲜血的作用,应该不大吧……

     成不成就看天意了!

     我一把点燃了带着鲜血的纸扎,火苗蹿腾而起,烧的很旺。我连忙把背包摊在地上,等待纸扎燃尽后,把灰烬移到背包上,准备往婴煞的嘴里灌。

     此刻杨林的脸色已经煞白,嘴唇也毫无血色可言了。我用脚踩住婴煞的身子,就要往里灌。

     婴煞好像感知到了危险一般,突然尖叫着松开了一直紧咬着的杨林的胳膊,抬头就要跑。

     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东西就这么跑了!我使劲压住婴煞的身子,但是还是有些力不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