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尽人事,听天命
    关于锁魂术,《纸扎秘术》中记载,是一种十分阴毒,令死者灵魂永世不得安宁的术法。被下咒的人的灵魂,会被一直封禁在这里,忍受着十八层地狱般的痛苦。

     这种术法,在纸扎秘术中有详细的记载。但是下面标注了一点,此术如果想成,必须用死人熬制的尸油,所以此术是一种十分阴毒,损人不利己的法术。一般来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是不会使用此术的。

     锁魂术的制作方法,就是用浸泡在死人熬制的尸油中的棉线,如弹墨线一样,把尸油按照特有的顺序,弹在纸扎的内部。这种事情,需要经验丰富的老手来干,因为弹错一条线,整个纸扎都不能用,废掉了。

     所以,锁魂术一般都被下在纸扎的房屋里。

     我向他们解释了一下锁魂术的制作方法和作用后,杨林咋舌道:“好家伙,看来这老包死前没少得罪人啊,连这种恶毒的用法都被人给用上了。”

     包晓康听到这话,脸都黑了。他低声对我说道:“刘哥,还请你帮帮忙,死者为大,我不能让我爸,死了也不安生啊!”

     我说:“我还不能完全确定是不是这种术法,这样,我们先回去,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好。”包晓康忙说道。

     我们回到包家,落座之后,包家母子给我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李金来说:“直到老包下葬,我们也没有找到到底是谁送来的纸扎。我想一定是哪个想献殷勤的人送的,只是不愿意露面。白得了这些纸扎,我也就不用买了不是。所以我也就没多想,在老包下葬之后,就把纸扎都烧了。

     刚烧掉纸扎,怪事儿就出现了。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所以也就没在意。不过现在想想,真是挺渗人的。当时烧掉纸扎之后,本来太阳高照的天气突然起风了,而且纸扎烧掉的灰烬被卷了起来,像一个小龙卷风一样,围绕着刚砌好的墓地转了一圈。

     我也没有在意,而当时下葬时候的阴阳先生告诉我说,这是好兆头,预示着老包在下面会得到庇护。我真是后悔,要是能早点发现,也就不会出那么多事儿了!”

     李金来说着,就开始哭泣起来,我们劝了一会儿,反而哭的越来越厉害了。我当时就无语了,怎么还有这样式儿的。

     几个大老爷们就这么尴尬的看着一个女人在这里嚎啕大哭,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最后还是包晓康把李金来哄着先回了卧室,他给我们讲了一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包晓康说:“我爸下葬之后,我们请十里八乡过来随礼的人吃完中午饭后,这场葬礼也就算结束了。当天晚上,我做梦就梦见了他。奇怪的是,我梦到他就坐在我的床头,笑眯眯的看着我,也不说话。笑着笑着,他的眼睛就开始流血,嘴巴也开始流血。嘴也越来越大,咧到了耳朵根上。之后砰的一声,他的头就突然掉了下来,就掉在我的脸上。我立马就吓醒了,才发现原来是猫撞倒了桌子上的杯子。

     我吓得一晚上没敢再睡觉,早上发现我妈也是重重的黑眼圈。我问她怎么回事,才知道,她和我做了一样的梦。我俩都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在我爸下葬的当天夜里就做了那么奇怪的梦,而且两个人的梦境都一模一样。我妈就说,可能是我爸在向我们暗示什么,就让我一起去我爸的墓地里看看。

     谁知道我们去了一看,就看到我爸的墓地旁边的土地上,全部都是血红一片,十分的渗人。当即我和我妈都吓傻了,想往回跑,但是怎么都迈不动步子,我就看到我爸的坟头上开始冒黑烟,然后从坟头上就开始往下渗鲜红的血水,周围都是一股血腥味,我差点都吐了。

     然后我就看着我妈,直愣愣的就往我爸的坟走去,走到坟头就开始扒坟。但是我爸的坟也就最上面一点没有被水泥封口,扒了一会儿我妈就满手是血了。我想去制止,但是却迈不了步子,只能在原地干着急。

     过了一会儿,我就见我妈直愣愣的向我走来,那眼神根本就不像我妈的眼神。她走过来,掐着我的脖子,死命的摇晃我,说我为啥不去救我爸,我快被掐窒息的时候,忽然后脑勺一痛。接着周围一切都变了,我才发现我和我妈仍然是站在我爸的坟旁边,我妈手上也没有血迹。

     我转头就看到一个老者在我身后,那老者就是阎老。阎老告诉我们,刚才我们被鬼迷心窍了,产生了幻觉。原来我妈也经历了跟我一样的幻觉,不过她的幻觉里,我是那个掐住她脖子的那个人。”

     杨林:“阎老是谁?”

     包晓康指着山羊胡子说:“就是他呀,你们不是认识的么?”

     杨林尴尬一笑,说:“认识是认识,还没来得及问名字。”

     山羊胡子哈哈一笑,说:“名字只是一个代号罢了,知道不知道都没关系的。晓康,你继续说吧。”

     “好。”包晓康点点头,继续说道:“我们这才发现,坟头上根本没有冒黑烟和鲜血。但是墓地旁边的一片土地,仍是鲜红色的。阎老看了看之后,摇摇头,说这件事要请扎纸先生来解决。他不懂这里面的门道,所以不敢乱来。

     之后,阎老告诉了我们,你们的联系方式,但是我们打电话,都没人接,上门拜访,也找不到人。也就在今天,才打通你们的电话。但是前两夜,每一夜我都被噩梦吓醒。而且每次噩梦里,我爸都变得越来越恐怖。如果你们再不来,我和我妈,恐怕就被这种噩梦给折磨死了。我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们……”

     说着,包晓康从椅子上就跪在了地上,嘴里一个劲儿的哀求着。

     杨林看他这样,皱着眉没说话。我觉得一个平时那么嚣张跋扈的官二代,能跪地求人的次数肯定屈指可数。人家已经把脸拉的够低了,我们也不能太过分。

     我连忙上前扶起他,说道:“你别着急,先起来,我们既然来了,肯定不会不管的。”

     好不容易把包晓康给拉起来,劝慰了几句,他才平复了一下心情。看来,不管是多么厉害的人物,一旦有自己解决不了的事情,那也真是厉害不起来了。

     我说:“从你说的这些情况来看,基本可以确定,包祖龙的墓地被人下了锁魂术。这种术法的危害性,就是折磨人的灵魂。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厉害。所以你们每天的梦境中,包祖龙越来越恐怖。因为他想用这种方式,向你们托信。但是他却开不了口,只好把自己的处境展现在你们的面前。”

     包晓康迫不及待道:“刘哥您一定要帮帮我们,我不想我爸爸一直受这种折磨,也不想我和我妈每天都被吓醒。”

     我说:“解术的方法也不是没有,但是以我的能力来说,我不确定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少。”

     包晓康连忙说道:“就算有一分的希望,我都想争取。”

     我沉默一会儿,说:“好吧,我试试。尽人事,听天命吧。”

     杨林看着我,说:“你不要逞能,如果你失败了,会被反噬的!”

     “试试吧。”我深深的望了一眼山羊胡子,他微笑的看着我,没有说话。

     …………

     锁魂术的制作方法,是用死尸的尸油,所以解术的方法,就要利用生生相克的方法。用老公鸡的鸡冠血,加上童子尿,还有经常供香的香灰拌在一起,不能添水。然后和成糊状。跟锁魂术一样的制作方法,用红线沾满血糊后,按照顺序弹在纸扎的内侧。

     关于弹的顺序,我只能按照《纸扎秘术》上所写的来做,每一次弹下去,都是小心翼翼。如果弹错了地方,那这整个纸扎就全部废掉了。

     我们用的,就是上次包家没要的纸扎。现在手上,也就这一套成品。如果弄错了,还得重新扎纸。那样一来,就很费时费力。所以,每一道血线,我都小心翼翼。

     因为鸡冠血很容易就干掉了,所以我让杨林就站在一旁,看到鸡血快干的时候,就用童子尿往里面勾兑,搅拌着。

     咳咳,可能我今儿有点上火,童子尿的味儿特别大,一旁的山羊胡子和包晓康都不停的煽鼻子。

     我们从下午,一直忙活到了晚上,我终于把最后一根血线弹在纸扎上之后,身子一瘫,躺在地上实在懒得动。

     按理来说,这些纸扎,早点烧掉,包家人也就早点解脱。但是我们弄好之后,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询问过山羊胡子和杨林的看法之后,他们说,夜里难免会遇到某些事情,还是明天起早去烧掉为好。

     但是李金来和包晓康却极力要求马上拿去烧掉,他们已经被折磨的面临崩溃的边缘,一秒钟的时间,都不想再耽搁。

     没办法,我和山羊胡子还有杨林商量了一下,只好同意他们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