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生意上门
    信件的快递单上面的字迹,我无比的熟悉。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邮件,是我爷爷寄过来的!

     但是快递单上,就只有一个收件者的信息,而寄件者那一栏,却什么都没有写。

     我急匆匆赶回店里,喊杨林进屋,然后把门窗什么的都关上。打开灯,将杨林拉到沙发上。

     杨林一脸茫然的看着我,随即手捂着胸口,装着一副娇羞的样子说道:“小六子,这光天化日的,你要干嘛?”

     “卧槽!”我一个大耳刮子招呼在他的脑袋上,把手里的信件往茶几上一扔,说:“你看看,这个信件上面的字迹,像不像我爷爷的?”

     “你爷爷?”杨林听我这么说,也正经了起来。看着快递单好一会儿,随后说:“我也就见过你爷爷的笔迹一次,感觉挺像,但是我拿不准。你先把它拆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我……我不敢……”犹如近乡情怯一般,爷爷消失了那么久,突然来信,我真的不敢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杨林顿了一下,拆开了信件,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除了有一封书信之外,还有两个类似玉石一样的吊坠。

     杨林看着书信,开始读了起来:“吾孙小炎,爷爷一切安好,切勿挂念。你和小杨定要互相照应,做事千万不要鲁莽。这两道护身符送给你们二人,千万不能弄丢。五弊三缺之事,万不可听信别人。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安心经营扎纸店。谨记!刘六根留。”

     杨林读完,我们俩互相看着对方,眼神里都是充满了震惊。

     我把信拿过来,再次仔细的看了一遍,确定这就是我爷爷的笔迹。

     杨林道:“信上的意思,是让我们不要相信黑信封说的那些话?”

     我点头,说:“应该是这个意思。爷爷说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安心经营扎纸店。而且爷爷竟然也知道五弊三缺,我觉得,他肯定是知道了黑信封给我们地图了,所以才会写这信过来,让我们不要鲁莽。”

     杨林拿起桌上的吊坠,递给了我一个。我细细打量了一番,纯白色的吊坠。吊坠的形状,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吊坠的正中央,有一条很细的红色线条。既然这是爷爷交代让我们随身佩戴,我和杨林便找了两根红绳,把吊坠挂在了脖子上。

     戴好吊坠之后,杨林道:“你爷爷现在的意思,就是让我们不要再去研究五弊三缺的破除方法。这件事情我们要不要跟吴壮和山羊胡子说一下?本来说好的一起找出方法,现在我们不找了,他们一定会究问我们原因的。”

     我想了想,说:“暂时先不说吧,如果他们提出来了,那我们到时候就说地图找不到了。现在爷爷让我们安心经营店铺,肯定是有他的打算。我相信我爷爷不会害我们的。”

     杨林道:“那也只好这个样子了。”

     …………

     新的一年开始,我接连接到两封信。一封黑信封的内容是说,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而另一封,则是爷爷告诉我,安心经营扎纸店,不去管别的事情。

     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和杨林决定,听从爷爷的吩咐,不再去管黑信封给我们的那些东西,老老实实的经营扎纸店。

     转眼正月过半,人们的走亲串戚也都快要接近尾声。我们扎纸店仍然是没有生意,也没有人过来给我们拜年。我和杨林也乐得自在,每天坐在店门口品茶晒暖。

     陈家一别后,我也就没有跟陈晓琳见过面了,偶尔只是有个信息来往。如今假期结束,她也踏上了回省城上学的路。

     又是一年开学季,祖国的花朵们也都全部进入学校这个大花园,被老师这种辛勤的园丁细心的栽培呵护。

     但是,有些祖国的花朵,根本算不上什么好花,顶多也就是个狗尾巴草!

     事情是这样的,三月初的一天,店里的座机响了。

     我接通电话后,一个女的沙哑着声音说道:“麻烦你帮我扎一套纸扎。”

     我照例问了一下相关的情况,死亡原因和年龄之类的。

     不想我刚问出这个问题,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哭泣的声音。我有些尴尬的拿着电话,说:“不好意思,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是这样的,我们的纸扎都是按照不同年龄,不同死因来专门制作的。如果不问清楚的话,我们也不好扎纸。”

     电话里的女人哭了好一会儿,才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家孩子今年14岁,男孩。死因是因为……因为在学校里跟人发生了口角,被几个小孩……给活活打死的……”

     说完,女人又开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隔着电话我都能听见那撕心裂肺的悲伤之情。

     我忙安慰道:“您节哀,情况我都知道了。明天差不多就能给您送去,麻烦您留一下地址好吗?”

     好不容易问清了客户的地址,我挂断了电话。对着坐在门口的杨林喊道:“林子,进来干活了。”

     杨林慢悠悠的进了店里,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那么长时间没有生意了,突然有了,又懒得干了,”

     我道:“哪那么多的牢骚,虽说不是盼着有人死,但是如果再不来点生意,咱俩也就到饿死的地步了。”

     说着,我走到后院,拿出白纸,彩纸,竹条还有浆糊。搬两个凳子坐下,准备开始干活。

     杨林坐在凳子上,拿起竹条和白纸,手里也开始忙活。跟我一起那么久,虽说真正的纸扎工艺杨林还没有摸透,但是一些不算重要,常规的纸扎,他现在也算是比较熟练了。

     杨林边扎纸边说道:“六子,今天这个客户,是因为什么原因?”

     我道:“说是因为在学校打架,被几个小孩打死的。”

     “卧槽!”杨林一脸的不可思议,说道:“被打死的?多大的孩子?”

     我道:“死的那个小孩才14岁,我估计打人的那几个,也没多大。肯定也都是未成年。”

     杨林道:“妈的,现在未成年都那么厉害了?把人都给活活打死了!这还得了,打人那几个,个个都得偿命!”

     我道:“你懂不懂法律啊?未成年人,尤其是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是不追究任何刑事责任的。要是打人的几个都没满14岁,那你根本拿人家没办法。”

     杨林眉头紧皱,冷哼一声道:“什么世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什么时候变成了小孩杀了人,就一点事儿都没有?那被打死的那个,就白死了?这公平吗?!”

     “公不公平自有评判,咱们现在要做的,是赶紧把这些纸扎先做好。”我无奈的叹息道,接着继续忙着手中的活计。

     杨林好像是实在气不过,愤愤不平道:“世道真是变了啊!以前上学的孩子,怎么会像现在这么暴戾。活生生把人给打死,到底有多大仇?真他妈的想给那些打人的家伙一人贴一道符,定死他们!”

     我无语的看了杨林一眼,说:“你哪儿那么多的废话,真替那孩子抱不平,就赶紧帮他把纸扎扎好,让他走好最后一程。其他的事儿,不是我们应该管的。”

     “冷血!”杨林愤恨的骂了一句,继续低头做纸扎,不过手上的劲儿加大了几分,像是跟谁置气似的。

     我默然,校园暴力在近些年来频频发生,施暴者大部分都是未成年人,下手不知轻重。如果再不杜绝,这种悲剧不知道又要发生多少。

     由于被暴力致死,又是个小孩子。所以这种纸扎做起来,也有很多的门道。

     14岁的小男孩,纯阳童子之身,受暴力而死,必然死不甘心,所以纯阳体会在死的那一刻瞬间变成纯阴体。我估摸着,这小男孩死后,肯定会作乱。所以,在扎出横死纸扎的基础上,我还要再扎成一个物件儿,来消耗他的阴气,不让他有作乱的能力。

     这种特殊的物件儿,就是用朱砂和狗血搅拌在一起,浸泡的纸张做成的一个小灯笼。里面要用掺了朱砂的蜡油,加上死者的头发做成的灯芯,做成一条蜡烛。

     这个灯笼不烧掉,而是把它插在坟头上,蜡烛燃烧到头七之后,连灯笼带蜡烛一起烧掉就可以了。

     我把灯笼的外面框架先做好了,把一根白蜡烛放在一个铁盒子里加热,然后洒上朱砂。之后将蜡油倒进一个圆柱型的铁管里。这种铁管一边口是封死的,这样要用的话,直接在下面加热,把头发放进去就好,省事儿。

     我把灯笼要用的纸张也浸泡在朱砂和黑狗血里,第二天就可以拿出来,糊在之前做好的框架上就成了。

     别的其他的纸扎,都是按照标准,一一做好。因为是个小男孩,我还专门给他做了一对金童玉女,在下面伺候他用。

     我和杨林忙活到大半夜,终于把所有的纸扎都给做了出来。除了几个必须要等待的纸扎之外,其他的纸扎,我都先给它们装上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