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祸水东引
    夜汐之接过信后,发现果然是影梅庵专用信笺,心中冷笑。

     “这么迫不及待的告我状吗?如果我不防备你,怎么敢威胁你。”

     “谢谢你福伯,一会你去墨竹轩找下应儿,前日父亲给我带回好多板栗,这个季节难寻,拿一些回去给孙儿打牙祭。”

     夜汐之嘱咐完,福伯千恩万谢,家里条件困难,他儿子生病用钱,苦了年幼的孙儿。

     福伯看着少爷离去,眼角湿润,“少爷人心细,是个好人啊!”

     夜汐之出了府,脸上的笑容不见,她讲烤有火漆蜡油的部分撕下递给正川。

     “今日还得麻烦一下正兄,帮我弄个假?”夜汐之手拿半片带印章的部位举在半空,询问道。

     “熙之说笑了,我也不过是随意转转,碰碰运气,称不上麻烦。”正川越来越喜欢这个兄弟,半点贵人架子没有,从来不是指使他做事。

     “这个事情比较急,去李家的事情就我自己去吧!”二人分手,夜汐之骑马独去紫荆父母家。

     告官事情出了,她要做个姿态,给自己之前的贴身丫鬟送点钱,当然这钱她送的,不会为姚氏脱半点关系。

     她这钱主要是帮让他们渡过眼前的危机,“好好”活下去。

     夜汐之的探望让紫荆感激涕零,李氏夫妇希望她还能回夜府,哪怕不再是大丫鬟,粗使丫鬟也好过在家。

     一个死了未婚夫还没了孩子的不洁女人,就连娘家都嫌弃了,如今还变成了哑巴,将来的生活何其的难。

     夜汐之说自己也情非得已,他一个庶子只能做到如此,母亲那边不收,他也没办法。

     她如此做的用意,一是看看紫荆回去后的状态,再就是顺便给姚氏添个堵。别以为用官威就想把事情压下去。

     李家兄妹不是好相与的,隔三差五来闹闹姚氏,不是也挺好玩的。

     出来后她直接去南隅王府,今日她要亲自登门拜谢。

     “请问,南隅王爷在吗?”她才到,就被门前护卫拦住,根本没有进去的机会。

     “你是哪位?”护卫道。

     “夜太医府上夜熙之。”

     那侍卫原本态度还算温和,夜汐之报上名讳后,反而把她向外推。

     “哼!就是你?害王爷受伤?王爷不在!”根本不给她进去看望的机会。

     这时冷从大门里面出来,看到她脸上还算客气。

     “王爷的确不在府上,被皇上接到宫中疗伤!夜公子请回。”

     说完也不理她,直接进去了。

     夜汐之没想到司空霆进宫了,看来只能进宫再做打探。

     离太傅授课的时间很短了,夜汐之快马加鞭到了宫门口,下了马一路向文华殿跑,来到座位前,除了太子,其它四位同学已经到了。

     曹瑾洲和魏玉万年不变的清高,坐在桌前谁也不理。

     姚海彦身边围着谢岽和刘景岩俩狗腿,见夜汐之进来,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以往这个时候,他们一定准备了节目等待自己,夜汐之不慌不忙的将课本放好,检查自己身边的一切东西。

     文房四宝没有被动手脚,桌椅也没有涂抹奇怪的东西,剩下的就是书橱了。

     她轻轻拉开抽屉,只露出一条缝隙,就看到一只又粗又长的尾巴。

     抽屉里的老鼠见到光,突然调转身子,笨着的想从抽屉缝里逃蹿出来。

     如果是以前夜汐之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会大声喊叫,惊动太傅和侍卫,免不了要挨一顿手板。

     她就知道,姚海彦一定会在这一天给她准备礼物。她抬起头对着姚海彦讽刺一笑。

     “姚兄,新年礼物不错,我收了,改日回赠。”

     说着她的手已经顺着抽屉的缝隙伸了进去,忍着脊背寒毛炸起的恶心感,将那只又大又肥的耗子抓在手里拎了出来。

     “姚兄,感觉这只灰鼠长得不错,一身肥肉应该是不错的美味啊!”说着她不慌不忙的将一旁的书袋清空,将老鼠塞了进去,系紧。

     她的反常举动,看的谢岽和刘景岩一个劲的扫身上的鸡皮疙瘩,就连魏玉和曹瑾洲都回头看她,脸上露出惊讶与不信。

     姚海彦不信邪,他那个胆小如鼠的堂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爷们了?一场开门好戏竟然没看成。

     “喂!太傅要来了,太子还没有到,你站起来是给太子报信吗?”

     夜汐之是要离开,因为她想洗手,刚刚那种徒手抓耗子的感觉可不太好。

     她站起来可没有想再被人算计的意思。夜汐之头也不回的道:“时辰到了,太子未来,自有内侍去叫,我只是陪读,没有兼跑腿的义务。”

     姚海彦站在桌子边上嘚瑟他的小短腿,假意起身向外走。

     “好啊!你不去那就我去请。到时候我在太子身前多美言几句你的好话,看看受不受用啊?”

     夜汐之轻咬一下嘴唇,扬起下巴,“不劳烦姚兄,我顺便请就好。”

     姚海彦见她出去,在身后幸灾乐祸的道:“我今日进宫刚刚像太子进献了几种玩法,夜表弟见了别忘记好好学学。”

     夜汐之听到这话脚下一顿,骂了一句,“无耻!”

     太子也比她只大一岁,刚年满十五岁!很多东西都懂了,不用想也知道他给太子传授了什么!必是最无耻的事情。

     夜汐之清洗过手来到凌烟阁,太子书房内,司空元昭背对着门外仰坐着,嘴里一直不停的哼啊着。

     夜汐之已经是成人的灵魂,加上姚海彦的提醒,猜也猜出来他在干什么。更何况他敞开的衣袍外,一截没有遮挡住的侍女裙摆铺在地面上,显然座位前是俩人。

     “夜熙之,你在这里偷偷的做什么?”王太傅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她身后,语气明显愠怒。

     “回太傅,熙之只是来叫太子,要上课了。”

     “哼,叫太子上课?君子坦荡荡,你如此思虑过多站在门外久久不语,与小人行径有何分别,枉我一直教你们,思君子君子毕至,用小人,则小人竞进矣。你明明是在偷窥,罔顾我一直教你们为人道理。如此不知进取,回去领罚一百个手板。”

     王太傅在门外教训夜熙之,里面的太子哪还有心思享受,吓得已不知所以,都怪他一时贪欢,忘记了时辰,慌里慌张的穿衣服,那名伺候他宫女早吓得跑走。

     夜熙之脊背挺得笔直,直视班太傅。

     “太傅,熙之如果如你所说受罚自当心甘情愿,克己复礼为仁,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王太傅是何人,最仁、义、礼、教那是最看重的,夜熙之如此说就正名太子一定在里做着于礼不合之事,夜熙之这是不敢看、不敢言、不敢语,只是他身为太傅被自己的学子如此顶嘴,又是天子之师没有教好太子被人看到,找不回面子,继续训道:“你身为太子伴读,不劝谏太子勤读书,即有违君子,还给我在这讲道理!哼!还认为自己不该罚?”

     夜汐之冷冷一笑,她敬重王太傅,因为他为人刚正不阿,学识渊博,可这太傅也有缺点,就是迂腐固执。

     “太傅,熙之不惧被罚来请太子,又何为辜负圣意。”此时她一改往日懦弱可欺负的样子,脊背挺得笔直,一双清澈眼眸直视太傅,求太傅给她解释。

     王太傅早在教导他之初就推开了凌烟阁的大门,太子衣衫不整慌乱不安的眼神都被他看在眼里,顿时猜到他在干什么,气闷在胸又不能讲明来罚。

     回头再看夜汐之气质如竹傲骨铮铮,班太傅之前是不喜欢她,觉得此子性格懦弱、不善表达,缺乏自信,又才能平平,这样的人子根本不配做太子伴读。

     而他今日顶嘴之时,才发觉此子遇事不慌,据理力争,没有暴露太子慌乱行为,遮掩住了皇家颜面与他的老脸。心中再生不出他的气,对他点点头。

     夜汐之到时发现太子在做什么时,就知道这是姚海彦给自己下得套,目的就是又想太傅罚他,从前如此,三不五时就受罚,真以为他还是当日那个极力隐藏自己的夜熙之吗?

     在外人看不到之时,她眼底深处闪现计较,开口道:

     “太子,熙之见时间已到,怕太子耽误学业,特意跑来通知,只是来之前,姚兄让我代问太子,他传授的新方法可受用!熙之不明,只能如实传达。”

     太子被抓个现行,见到王太傅已经紧张万分,听夜汐之如此问,他下挥手让他下去,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可王太傅是过来人,结合刚才的事情,立刻想到了什么,以至于夜汐之才一说完,班太傅怒向太子问道:“姚海彦还能传授太子知识?不如说出来让老夫也长长见识!”

     太子对班太傅敬重有佳,姚海彦之前告诉他一起整蛊夜熙之,后来自己玩着玩着就把时间忘记了,这会被太傅抓个现行早怕的不行。

     “太傅,元昭知错了,再也不敢了。”

     班太傅依旧气没消,“今日就罚你抄写《大学》十遍,后日教与我。罚姚海彦跪学,夜熙之回去。”

     他们从暖阁出来,姚海彦被罚跪廊下整节课,这还是第一次,太子犯错受罚的人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