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他没资格教我
    “老师,既然你认为我是学渣,那么就请你帮我这个学渣证明一下,我写的解开乌云的过程对不对?”

     这话把想要坑周潇的徐峰问蒙蔽了,因为别说是证明了,凭他的水平,连看都看不懂。

     那一长串熟悉而又陌生的物理符号,对于徐峰而言居然如同天书一样。

     看到徐峰这个表情之后,周潇接着说道,“对了,这两朵乌云还有几种不同的解法,不过那些解法对你的智商实在是个挑战。就算我写了,你肯定也看不懂。”

     这是莫大的讽刺!

     一个倒数第一的学生居然说物理老师看不懂物理!

     徐峰气的面色铁青,但是却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

     二十七班一贯乱哄哄的教室也万分的安静,掉下一根针也能听得见了。

     “你不是让我出去么?那我走好了。”周潇转身出去了,因为对于周潇而言,这种人渣的课,不上也罢。

     徐峰盯着满黑板密密麻麻的论证,他根本不觉得那个叫周潇的小子可以轻易地解两朵乌云。因为这是泰斗级别的科学家都无法解开的内容,若是周潇可以解开,他又何至于考到倒数第一呢?

     这绝对是他哗众取宠的手段,不然写出来的那些物理符号自己怎么根本就不认识?所以,徐峰不由分说的拿起黑板擦就要擦掉。

     这时候,正在用脑子记忆黑板上内容的叶霜兰急眼了。因为之前就是周潇自己擦得太快,搞得每个黑板的内容叶霜兰都只记下了一部分。“徐峰!你别擦!我还没记完!”

     徐峰一眼看去,是叶霜兰!

     不由得心中一惊,叶霜兰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她身后的背景就算是自己也要小心对待。

     最关键的是,她居然在记周潇的解题过程,身为学霸的叶霜兰的知识量远超过徐峰,单单就说物理叶霜兰就足以甩徐峰几条街的了。

     也就是说,叶霜兰认为这个解题过程可能是对的。

     不行,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那么他徐峰身为物理老师的威信何在?

     “是叶霜兰同学啊,你难道看不出来这个家伙是哗众取宠吗?他一个班级倒数第一,怎么可能破除两朵乌云?”徐峰壮着胆子,把黑板上的内容擦去。

     这要是让那些泰山北斗的物理学家看到,绝对会有人想要掐死徐峰的。

     因为这是连爱因斯坦重生都解不出来的问题,现在的整个物理科学界对这个问题都是一筹莫展的。

     叶霜兰急着直跺脚,她的记忆中仅仅只有一个黑板的内容,加上后面几黑板的零碎而已。

     “老大,你难道也相信周潇的论证吗?”吴姝看到了叶霜兰。“那个家伙只不过是在装比而已。”

     “你懂什么!这有可能是人类最接近解开乌云的一次!徐峰,我看你是不想在清江一中干下去了!”叶霜兰转身就走,她不想再看见那个恶心的家伙了。

     不过刚走出二十七班没几步,叶霜兰喃喃自语道,“吴姝是说,刚才的那个家伙就是周潇?”

     ……

     刘雅娴看到周潇经过了她办公室门前。

     周潇在刘雅娴发现他的同时,暗叫不好,打算溜号。毕竟这个女人是周潇这几辈子最怕的女人了。

     “周潇!你给我站住!”刘雅娴看到周潇打算装作一个没事人的样子离开她办公室的门口。

     “啊……”

     “怎么看到我比看到了老巫婆还紧张?”

     “没有啊刘老师,我只是出来上个厕所,然后赶忙回去而已。”周潇打算一句话打消刘雅娴所有的疑惑,但是这可能么。

     “真的么?从二十七班出来上厕所,好像不需要经过我办公室门口吧?”刘雅娴一脸狐疑的看着周潇。

     “心情不好,出来逛游而已。”周潇总算说了实话了,其实还有一点周潇没有告诉刘雅娴,那就是他发现在吸收了那个女鬼之后,自己的实力居然有了稍许的提升。

     虽然幅度不是很大,但是多少还是有的。所以周潇想找个地方彻底将这股力量转化为自己的。

     “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你居然还到处逛游,老实交代,为什么不好好上课?”刘雅娴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周潇拉近了自己的办公室。

     当然了,拉的方法是用揪头发。

     “松……松手!”周潇对刘雅娴可是毫无办法。

     “说,为什么上课时间出来?”

     周潇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但是没有告诉刘雅娴关于增加解开乌云的事情。

     刘雅娴气得不轻,“我就知道,这个家伙就是个癞蛤蟆!除了恶心人,没有什么别的用处!”

     “走,我去给你评理去!”

     “算了吧,老师,那种人不配做我的老师,他也没有那个资格教我。”周潇的话可是正儿八经的实话,他可以解开二十一世纪的最难的物理问题,那么别说是徐峰,就是放眼全球,都没有任何一个物理学家有资格说可以做周潇的老师。

     要是周潇解开乌云的事情传了出去,那么说不定还会有很多北斗泰山一辈的老科学家求着周潇当自己的老师呢。

     “虽然徐峰的人品不好,但是毕竟是物理学硕士毕业,他的实力可是毋庸置疑的,你一个高中生,可没资格说人家什么坏话。”刘雅娴虽然极端看不上徐峰,但是对于徐峰的能力并没有一点贬低。

     “不,老师,我真的觉得他没有资格教我。”

     “算了吧你,硕士还没有资格教你,你难道想让霍金爱因斯坦教你么?”

     “额……”周潇其实不愿意和刘雅娴说实话,因为他觉得就算是霍金和爱因斯坦都没有资格教他。

     “你不想去物理课我也可以理解,但是毕竟要考试了。物理是理科,不像英语你记住了就万事大吉了。”刘雅娴道,她以为周潇有了超强的记忆力所以才不想去上课了。

     “其实徐峰的人品只是我不想去的一个原因罢了。”周潇道,“主要是我觉得,他没有那个资格教我。”

     “你……”刘雅娴气得不轻。

     她觉得周潇过于自大了。

     于是用手机搜索了一道大学物理题,然后在纸上抄了一份给周潇。

     “现在用阿特伍德机测滑轮转动惯量.用轻线且尽可能润滑轮轴.两端悬挂重物质量各为1m0.46kg,且2m0.5kg.滑轮半径为0.05m.自静止始,释放重物后并测得5.0s内2m下降0.75m.滑轮转动惯量是多少?”

     周潇就看了一眼。

     “1.38*10的负二次方千克每平方米。”

     周潇如此自信的报出来答案,搞得刘雅娴十分不适应,她查了一下答案。

     “你是不是以前做过这个题?”刘雅娴不相信,一道大学物理题,周潇居然仅仅只看了一眼就能做出来。

     “没有。”

     “那你怎么做出来的?”

     “我说我心算老师信不信?”开玩笑,周潇连两朵乌云的大部分内容都是自己心算出来的,这种题目周潇看一眼就可以解出来了。

     我信?信你个头!

     虽然刘雅娴已经见识了周潇那么多超乎常人的表现了,但是依旧不相信周潇看一眼就可以做出来这种题目。

     “你除非把这里所用的公式都给我写出来,否则我绝对不相信,就算你运算速度快,没有公式你也算不出来。”

     周潇无奈,只能把所用的公式都写出来,虽然周潇没有接触过那些公式,但是凭借周潇的本事,几乎也就是在一瞬间推出来的事情罢了。

     虽然有些字母和正常的公式不一样,但是所算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刘雅娴几乎是照着答案一步一步的把这个内容对照了下来,发现周潇居然一点都没有做错。

     “你果然是提前知道了答案,否则你怎么可能算的出来?这可是大学的题目。”

     “刘老师,你别污蔑好人啊,我可没有见过这个,这是你拿出来的我第一次见我去哪找答案。”周潇一脸无辜。

     “那你是怎么做出来的?”刘雅娴一脸不相信。

     “我研究过大学物理,这种课程对我而言是毛毛雨。”周潇说话的时候仿佛是自己掸了掸灰尘那么简单。

     “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在班里中学物理考倒数第一的家伙,居然研究过大学物理?”刘雅娴反问。

     “不信咱可以再试试啊。”周潇的话让刘雅娴找到了揭穿他“谎言”的办法。

     于是刘雅娴又找了一道题,这个题基本上已经是大学物理的顶峰了,甚至一般的硕士生都未必做的出来。

     “若某量经洛伦兹变换不发生变化,则该量称为洛伦兹不变量,试证明x2-c2t2为洛伦兹不变量。”这是一道单纯的证明题,也就是说周潇就算是知道答案也根本没有办法省略过程的。

     周潇看了一眼刘雅娴,“老师,我可以不做这个题么?”

     “总算是承认自己不会了吧。”刘雅娴洋洋自得。

     “不是,这题证明过程太复杂,我懒得写。”周潇的话让刘雅娴大吃一惊。

     “你……”刘雅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对自己的这个学生。

     “要不然这样吧,我念过程,你看着答案对不对就行了。”周潇再次让刘雅娴吃惊了,证明题居然不写,难道说他记得住自己的每一个论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