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虎威猫威
    “你小子,真当我们兄弟是好欺负的?!”一个混混站起身来,拔出了明晃晃的尖刀。

     带着渗人寒意的刀光在月色的映衬下显得十分的耀眼。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拿出这种东西,更不会做这个愚蠢的动作。”

     “哪儿那么多废话,小子,我看你是活腻歪了。”那个混混直接向周潇刺去。

     周潇朝旁边一个档,对着这个混混的肚子就是一脚。

     “咣当。”尖刀落地,小混混立刻趴地不起。

     而剩下的几个人也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武器,甩棍,尖刀,什么都有。

     其中一个拿着甩棍的,照着周潇就是一棍,周潇很轻易的躲开了,而且用左手一巴掌扇到了那个流氓的脸上。

     那个流氓直接原地七百二十度翻转,被打趴下了。

     所有流氓都吓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们的脑海里都在想一个问题,这个家伙是不是怪物。

     “赶紧滚,我不想再见到你们。”周潇看着那些流氓。

     “是,是,是。”那些流氓总算是知道了周潇的厉害。

     连忙爬起来就打算走。

     “站住。”周潇道。

     “怎……怎么,大爷您还有什么事情。”混混们不知道周潇还想对他们干什么。

     “让你们滚,谁让你们走了?”周潇的话虽然轻,但是那种极具有压迫性的威严,让那些家伙不敢抗拒。

     混混们趴在地上,就开始打滚了,完全不管这几天才下过雨,地上全是泥浆。

     “周……”赵宁蝶不可思议的看着周潇。

     “起来吧,没事了。”周潇一把把赵宁蝶从地上拉了起来。“如果再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是绝对不会让之前的事情再次发生的。”

     “嗯。”赵宁蝶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周潇拉着赵宁蝶,就向家里走去,他们这么多年走这条道都是这么回去的。

     “哼!”赵宁蝶走到了一个打滚的家伙旁边,忍不住的还踹了几脚。

     那个流氓想要起来反抗,但是看到了周潇那冰冷淡漠的眼神,瞬间掐死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强大的气场,让任何一个人被压得死死的,都不敢轻举妄动。

     等到周潇和赵宁蝶离开了那里。

     “我怎么觉得,这个人,那么眼熟。”一个流氓看了看自己手机里的照片。“该死!怎么会是他!”

     “哎哟!”赵宁蝶走了没几步,就发现脚腕有些不对劲了。

     “怎么了?”

     “刚才踹那个家伙,好像把脚崴了。”

     “哈哈。”周潇没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不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可以原谅你了!前几天为什么不救我,而是在旁边看着!”赵宁蝶一拐一拐的继续向前走。看样子是不打算搭理周潇了。

     “等等,你先别急着走。”周潇说道。

     “怎么?现在知道哄我了?门都没有。”赵宁蝶丝毫不觉得对自己的这个青梅竹马说出这句话有什么违和感。

     “我是说,你这样是走不快的。”周潇快步跟上了赵宁蝶。

     二话没说,直接把赵宁蝶放倒。

     “你要干嘛!”赵宁蝶的脸直接变成了红苹果。

     “额,给你治脚啊。”

     周潇看这样子,就知道赵宁蝶误会了。

     “得了吧,你还会这个?我怎么这么多年没听你说过?”赵宁蝶肯定不相信周潇的话。

     周潇也没指望她相信,直接把她鞋子脱下来。

     纤纤玉足,展现在周潇的眼前。

     周潇的兴趣不在这个上面。

     他把手伸进赵宁蝶脚底。

     “哈哈哈,你别碰,痒。”

     “想不疼,就别动。”周潇的话让赵宁蝶不敢动弹了。但她还是在全力憋笑。

     周潇在赵宁蝶脚底下的几个穴位戳了一下,开始挠她。

     “你挠我干嘛?”赵宁蝶不知周潇想要干什么。

     之间周潇猛地将赵宁蝶的脚往外一拉,然后往里一推。

     “周潇!”赵宁蝶感到脚腕一阵剧痛。

     周潇笑了笑,站起了身。“现在我想你应该没事了。”

     赵宁蝶活动了活动脚踝。“真不疼了。”

     “行了,起来吧,难道还要我给你穿鞋不成?”周潇说道。

     “讨厌。”赵宁蝶娇嗔了一声之后,穿好了鞋子站起身来。

     “走吧,我想这条路以后都是我陪你。”

     “突然那么深情干嘛?”赵宁蝶有些不适应。

     “啊?有吗?”周潇根本没意识到赵宁蝶的意思。

     “啊,没有。”赵宁蝶连忙缄口。

     次日。

     “一帮废物,连个周潇都摆平不了。”虎靖愤恨的说道。

     “老大,那些家伙昨天好像被周潇打的很惨啊。”

     “呵,都怪你出的馊主意,我直接叫我哥来不就行了?他一个练了十多年散打的,收拾周潇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虎靖自信满满。

     “必须把这家伙打残,否则难出我心头的恶气。”

     数学课。

     二十七班正在上课,门一脚被人踹开了。

     “谁叫周潇?”一个黝黑的肤色,健壮的体魄的家伙出现在了教师门口。

     虎威!是虎威!

     这个家伙是虎靖的哥哥,曾经被学校邀请,来表演搏击,所以几乎全校的人都认识他。

     对于大家而言,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时校方找了十个壮汉配合虎威表演,结果这十个家伙被虎威在五秒之内全部放翻。

     “这是课堂,请你……”宇文秋转头看向门外,看到虎威之后,就吓得不敢说话了。

     “请我做什么?”虎威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让宇文秋吓了一跳。

     他知道,虎威这个家伙是绝对不能惹的。

     黑白两道通吃不说,还特别能打。

     “请……请自便。”

     “周潇?!谁叫周潇,赶紧给我滚出来!”虎威的声音振聋发聩。

     周潇站起身来。“我,怎么,有事么?”

     高鹏飞在一直拽着周潇的衣服。“坐下啊,赶紧坐下,你就算打得赢虎靖,也不可能打赢虎威的!在教室里,他不敢怎么样的!”

     周潇轻轻一挥,将高鹏飞的手甩开。

     “你是谁?”周潇走到了教室门口。

     “呵,好小子,连我都不认识?!我叫虎威,虎靖是我弟弟!”虎威不由分说,一把拽着周潇就走。

     可是,周潇纹丝未动。“你都不认识我,我为什么要认识你?”

     所有人都觉得,周潇这回真的要完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和虎威这么说话。

     “走!”虎威又用力拽了周潇。

     “你想去哪里?”

     “去你让我弟弟受辱的地方!”虎威暗自较劲,想要一把拽动周潇。

     “那就去吧。”周潇轻轻一挥手,将虎威的手松开。

     然后一起去了厕所。

     众人议论纷纷。

     “这个家伙居然敢和虎威单挑,不要命了吧?”一个声音说道。

     “是啊,自以为战胜了虎靖,就连虎威都看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说道。

     厕所。

     “你叫虎威对不对。”周潇打算调侃一下这个家伙。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

     “不是,我就想知道,你的名字意思是不是,老虎发威的意思?”

     “小子,你想多活一会我也不介意。没错,就是这个意思。”虎威不屑一顾。

     “可是,据我所知,这个姓不念虎,念猫,虽然是虎,但是是猫。怎么,老猫也想发威?”周潇嘲笑道。

     “我看你是活腻歪了!”虎威恼羞成怒,冲着周潇就是一拳。

     周潇单手握住虎威的拳头。

     “你们兄弟都是这个套路,没什么长进啊。我以为哥哥会厉害一些呢。”

     “你找死!”虎威另一拳朝着周潇而来。

     被周潇轻易地握住。

     “两只手被我握住,你还想干什么。”周潇笑了笑。

     虎威怎么拽也拽不出来自己的手。

     “你以为我就这么点本事?”虎威被周潇捏的剧痛,但是没用放弃继续对周潇攻击。

     一只腿,直接向周潇的下三路而去。

     周潇抬起一只脚,直接踹到了虎威的膝盖上。

     “咔吧。”虎威的脚以一种极其不自然状态落下去。

     这是练散打这么多年以来,虎威唯一一次被人打伤。

     “你还有什么本事?都拿出来吧。”周潇眼睛里是满含杀意的冷光,这种光让虎威都觉得不寒而栗,一种深入骨头里的寒。

     “跪下。”周潇说道,那种极其的威严的声音让虎威感觉到了无法抗拒的力量。

     虎威并没有跪下,这并不是说虎威比虎靖强到哪里去而是因为他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跪下,虽然他现在腿软到根本就没有办法站立,但是,被踢断的一条腿给虎威提供着一种很微妙的支撑。

     周潇继续朝着虎威的另外一条腿踹去。

     这下子,虎威彻底失去了支撑。

     摔跪到了地上。

     周潇二话没说,就把他的头按到了坑里。而且用脚踩了一脚冲水。

     虎威根本没办法反抗,就这么在厕水环绕的坑里挣扎着。

     周潇一把把他的头提起来。

     给那个家伙开始治伤。

     “告诉你,这回算你运气好。如果你在跟我有任何的牵连,那么我保证,下回你断的肯定是三条腿,而且绝对接不好!”周潇的话说的十分平淡,但是给虎威的却是一种十分确定的感觉。

     虎威的直觉告诉自己,真的不能在惹这个人了,会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