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后记
    写完这本书的时间是北京的三月中旬,春暖花开的季节,一出门,就可以看见大大的太阳,和被暖暖阳光照耀的花海。在这样温暖的空气里,我闭上眼睛,竟第一次如此迫切地希望天暖时节可以早一些到来。

     当我回顾之前,印象最深的就是瓶颈期。

     最初写《竹马钢琴师Ⅲ》时总是不顺利,一个又一个的故事被推翻,一个又一个的开头被删除,最后将完结了的第一版本的十八万字全部推翻重写。

     那段时间,我整个人的状态就像北京冬天阴冷又充满雾霾的天气,低落、挫败、迷茫看不见

     这是以前写作从没有碰见过的状态。

     我想,大概是那段时间我与Y先生分开了吧。

     很早的时候,我总对Y说:“在你身边,我总是充满了灵感。”

     是的,那时候,我把我们之间的事一件一件记录下来,变成了小说中的故事情节。

     Y每次听了,就笑道:“这样的话,就永远在我身边吧。”

     永远是段太长久的时间,别说永远,恐怕连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我们都不能预知。

     1月份,我去了一趟长沙,见了很多作者,和编辑聊了许多,忽然就觉得,每个人都那么努力,而我有什么资格停滞不前?

     还记得写这本书的初衷,是因为那句话:“因为你,我要变成优秀的人。”

     这是无数次,Y跟我说过的话,他说:“你要让我喜欢,就必须变得非常优秀。”

     可惜说话的人已不在我身边,于是在长沙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我写下了整本书开头的那句话:“有时候爱转变成恨的过程可能就是,在我最爱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我身边。”

     而这本书的结尾,也许很多人都会恨我,为什么让墨忘这么年轻就离开。

     我想说,在写墨忘的每个情节时,我都非常心痛,就是那种心一抽一抽疼痛的感觉,很多次写着写着就哭了。

     然而原因是什么?没有什么原因,大抵是觉得人生本来就是不完美的。

     就像每个人都羡慕慕流年与杨初末的爱情,可是他们从一开始走到现在的过程也是那样艰难。

     就像夏图差一点就能知道周白的表白,而她却选择陪伴不爱她的苏邺一生。

     就像罗子嘉没有跟心爱的人在一起,而选择一个合适自己的女人。

     就像墨离,即使终于做了墨忘的女友,却眼睁睁看见他离开。

     就像余生的爱从未说出口,就像陆优静做了那么多,最后还是得不到流年。

     就像生活中很多很多,相爱却无法在一起的人。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完美的。

     而在这样的不完美中,故事中的每个人都是有联系的,不管是初末在飞机上偶遇墨离,还是在H市遇见颜小时,到故事差不多的地方都会发现,原来她们和初末之间只隔了一人。

     六度分离理论是说:“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五个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根据这个理论,你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之间只隔着五个人,不管对方在哪个国家,属哪类人种,是哪种肤色。

     而在我的故事里,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人,隔着一个人,演绎各种版本的开心抑或是落泪的故事。

     最初,写《后记》的时候我迟迟没有动笔,好像只要写完了《后记》,就真的跟故事里的人说再见了。

     但后来又想,故事到这里只是一个短暂的终结。我始终相信,在平行的某个时空里,他们还在进行着自己的生活和故事,就像当初写到流年和初末的婚礼,仿佛他们就在眼前,幸福地朝我微笑;仿佛看见喜帖上写着他们的名字:慕流年,杨初末,仿佛这两个名字从一出

     生,就应该在一起。

     他们都是鲜活的,有生命的,我想,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你们也一定不会忘记流年的腹黑深情,初末的努力执着,以及喜欢苹果的墨小王子。

     每当想起他们时,嘴角总会扬起一抹微笑吧……

     木子喵喵

     2015年4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