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勿失流年
    她看着一旁流年在阳光下英俊的不真实的面容,能够被那么多人喜欢着的你喜欢,并且嫁给你,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Part1

     清晨时分,夏图敲响了初末公寓的门,化妆师的助理帮她打开门,她走进去,看着已经化好妆,穿好婚纱,静静坐在沙发上的初末,有那么一瞬间,眼眶有些红。

     “初末,你真美。”她发自内心的赞美。

     “谢谢。”初末微笑,“你今天也很漂亮,头发留长还盘起来了。”

     身为好友的夏图,是初末今天的伴娘,但她比初末还要紧张。

     从大学开始,她看着初末跟流年一路走来,期间经历也太多的坎坷和分分合合,即使外界从来不看好这一段感情,但她始终相信,初末能跟流年在一起。

     在爱情里,夏图和初末一样勇敢,敢于追逐自己喜欢的一切,即使那些喜欢看起来很遥远,触不可及,可能你花上一辈子的时间都无法追逐到,但她们愿意尝试,并且从不后悔。

     但初末要比夏图幸运的多,在漫漫的感情长路上,尽管过程那么虐心,结局总是喜的,这是一件特别容易让人欣慰的事。

     初末拉着夏图坐在自己身边,两个好朋友很久都没有坐在一起这样说话,初末问她:“图图,你呢?打算什么时候找男朋友,结婚?”

     以前初末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夏图总会敷衍地说,再说吧,再说吧。

     虽然夏图没有直言,但初末知道,她一直都在等苏邺。

     那个曾经疯狂的爱过伤过,嘴上说着一辈子不想见的人,总是最难忘记的,无论时间过去了多久,总想在心里给他留一个位置。

     这一次,夏图没有敷衍,她说:“以前没感觉,总觉得一辈子自己一个人这样过下去也行吧,谈什么情情爱爱,那么累。可刚刚推门进来,看见你穿婚纱时,我就想,也许找一个爱自己的人结一次婚也是不错的选择,女人都有一个婚纱梦,我也有。”

     “嗯,你一定会找到一个爱你的人,还记得吗?我们是二十岁认识的,曾经约定好谁先结婚,后结婚的就先做谁的伴娘,现在你是我的伴娘了,以后还要当我孩子的干妈!所以你要加油呀!等我孩子上小学的时候,你孩子刚出世,想象一下,那时候你跟我打电话给我说,喂?是图图吗,今天我和我老公带孩子去你家吃饭!光是想想就觉得好幸福!我们还说好,如果我生的是女儿,你生的是儿子,我们就约定娃娃亲!就算我们到了很老很老的时候,也要像二十岁那年,喝着啤酒唱着歌,睡在一起聊八卦,讲心事!”

     这番话曾经是初末和夏图上大学的时候约定好的,那时候她喜欢着她的流年,她爱着她的苏邺,彼此做着一个关于未来的幸福梦。

     夏图说:“初末,你别说了啊,再说我就要掉眼泪了!你今天结婚呢,我可不能在今天哭,就凭着我们的约定,我也要加油,尽快找一个爱我的男人,只要他跟我求婚,我就答应!”

     “是呀!”连一旁的化妆师们也感叹,“今天是个好日子,杨小姐和夏小姐可别哭,不是说喜事能够传染的吗?杨小姐今天结婚了,身为好朋友的夏小姐好事也肯定近了,说不定那个良人已经在来的路上呢!”

     初末和夏图相视而笑。

     “叩叩”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两人看过去,穿着伴郎服的周白站在门外,见两人同时望过来,夏图立刻就横眉:“周白,你怎么来这里了,你不是应该在大神那吗?”

     因为流年在大学那会儿就各种开挂一般的优秀,所以夏图大学时就喜欢跟着其他学生叫流年大神,虽然平时已经很努力的再改口了,但偶尔还会习惯性的叫大神。

     周白有些无语:“你们难道不是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吗?新郎马上就上来了,幸好我提前过来看看情况,你们怎么连门都不关?等会儿怎么抢红包?”

     夏图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间,“哎呀”了一声,“你不说我还忘记了,赶紧关门,我可已经准备好要抢很多很多红包!”

     “不急不急。”周白又道,“我上来是想让你们看电视的,现在楼下围着好多记者,流年估计要先跟那些记者周旋一下。”

     夏图一边打开电视,一边好奇:“大神不是一向不爱采访的吗?”

     “那要看是什么时候,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流年也开心,自然脾气也好了一点。”

     电视被打开之后,正巧放到现场直播,在镜头下的流年越发的英俊,他穿着黑色笔挺的礼服,好脾气的面对记者的各种问题。

     有记者问:“慕先生,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想结婚了呢?”

     他说:“以前没有,碰到她之后才想的。”

     “那是什么时候?”

     “大概五岁……”

     初末看着镜头里的流年,那是她少年时最美好的梦,她曾经无数次在梦中幻想过这一刻,他穿着黑色的礼服站在她面前,英俊的让人一不开眼,而她穿着白色的婚纱,站在他身边,宾客们将会收到喜帖,上面写着他们的名字:慕流年,杨初末。

     听说她第一次见他时,她刚开始学说话,第一个说的字就是“慕……”

     尽管后来她什么都不记得,但一见钟情本身就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不分年龄。

     Part2

     教堂中。

     衣着优雅的宾客陆续入场,微笑地祝福这对世纪璧人。

     门外是一排整齐的记者,对于来自各国的媒体,流年都给与了最大限度的自由,而他们也很有礼貌,全程不给婚礼带来任何干扰。

     终于,一辆辆婚车缓缓而来。

     最前面那辆劳斯莱斯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停在了教堂门口,所有人都屏息,等待着这位即将嫁给世纪男神的新娘。

     但车门并没有及时打开。

     车内,初末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对一边的夏图说:“能不能再等等?墨忘答应过我会来的,我不想等他来的时候,错过了最重要的婚礼环节,我答应过要让他亲眼看见我嫁给流年。”

     “好。”夏图轻轻地应了一声,对于初末的要求,她没有拒绝的权利,事实上,她也希望上天垂帘,能够让墨忘参加这场他曾最期盼的婚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后排跟着的车辆内的伴娘团都纷纷奇怪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新娘迟迟不下车。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

     终于,初末的手机响了一下,她连忙看去,是墨忘给她发的短信:“初末,对不起,不能去现场参加你的婚礼了,我会在电视机前为你祝,祝你跟流年幸福美满,百年好合。”

     虽然墨忘没有来婚礼现场,但这一条短信就足够让初末欣喜若狂,她激动地抓着夏图的手,说:“墨忘他醒了!他终于醒了!即使他没来现场,但是他醒了对于我而言就是一件很高兴的事。”

     是啊,那证明他还活着。

     “嗯。”夏图同样开心,她说,“快、快!流年肯定等急了,我们快点下车吧!”

     “好!”

     白色劳斯莱斯的车门终于打开。初末在无数期待的目光中款款走出。

     她穿着钢琴小王子亲手设计的长尾婚纱,带着皇冠,美丽的如同童话中的公主。

     因为初末的双亲已经离世,这一次,由国际著名钢琴家大卫先生作为初末的长辈,牵着她,将她交到新郎的手中。

     在伴郎伴娘的牵引下,她挽着大卫先生走上了红毯。

     耳边是流年亲自为婚礼谱写的一首婚礼曲,由国外请来的交响乐团温馨演奏。

     在宾客们倾羡的眼神中,初末一步一步走向那个英俊非凡的男人,他站在那儿,仿若一个高贵的王子,他收起了平日里的倨傲冷漠,嘴角勾着一枚浅笑,那是所有人都未曾看见过的,如此柔和而幸福的笑容。

     即使每天都生活在一起,在这一刻一向临阵不乱的流年也十分紧张,他看着不远处的初末,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在大卫的陪伴下朝他走来,最后将她交到了他手中。

     他们一步一步走向神父——

     医院重病房中,穿着隔离服的女孩看着躺在床上,始终昏迷的墨忘,耳边响起的是电视中神父的致辞:“ 慕流年,你是否愿意娶杨初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杨初末,你是否愿意嫁慕流年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初末的声音柔柔的响起。

     流年转身,掀开她的白色头纱,黑色的双眸深情地凝视着她,他轻轻托起她的手,帮她戴上了婚戒,随后,在众人的祝福中,俯身,吻上了她的唇……

     “Mo,你看,初末嫁给流年了……他们终于结婚了。”坐在床头的女孩对床上昏迷的墨忘道,“我知道你能听见的对不对?”

     没有人回答她,墨忘静静地躺在那儿,只有心电监护仪发出的滴滴声,提醒她,他还存活着。

     “Mo,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跟初末发了短信,告诉她,你会在病床前看完她的婚礼,此刻的初末是幸福的,对吗?”

     依旧没有人回答她。

     “Mo,你知道吗?上一次去美国找你的飞机上,遇见了气流,我被吓坏了,以为飞机会坠毁,我不怕死,我就怕万一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我很害怕,那时候,我身边的女孩不停地安慰我,告诉我别怕,会没事的……最后飞机飞稳了,我高兴地对她说没事了没事了!我的命保住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以后一定会跟男神结婚,一辈子在一起的!”

     “还记得那个女生反握住我的手,重重地点了点头,她说是的,你们一定会幸福的……我从没想到,她就是初末。Mo,你听见了吗?初末说我们一定会幸福的在一起,就像她和流年一样……所以Mo,你不要让我失望好不好?我还想要跟你生很多很多小墨忘……你醒醒好不好?”

     墨忘没有醒来,他依旧安静的躺在床上,仿佛随时会失去生命。

     女孩终于忍不住,埋头在床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电视里,神父的声音依旧在响着:“慕流年,请你一句一句跟着我说……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

     “……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娶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丈夫。”

     “杨初末,请你一句一句跟着我说……”

     在女孩的哭泣中,躺在床上的墨忘,他的睫毛微微的动了动,然后,他缓缓地睁开眼睛,电视中正放着初末的镜头,她穿着他亲手为她设计的婚纱,好美好美,她眼神虔诚地看着前方,跟着神父一字一句的在念:“ ……这是我给你的结婚信物,我要嫁给你、爱你、保护你。无论贫穷富足、无论环境好坏、无论生病健康,我都是你忠实的妻子……”

     真好……

     终于……

     他们终于结婚了……

     氧气罩中的嘴角,缓缓地勾起了一枚弧度,最后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没有人知道,墨忘曾在这一秒钟醒了过来,他亲眼看见了初末嫁给了她最爱的流年,完成了他最后唯一的心愿。

     下一秒,病房中响起恐惧的“滴——”声。

     女孩猛地抬头,心电监护仪上原本上下跳动的线条忽然变成了一条直线……

     “医生!”女孩惊恐地大叫,“医生,快来啊医生……”

     一群医生涌了进来。

     女孩崩溃的哭着:“Mo,你不能有事,我求求你不能有事……”

     正在教堂中,举行完仪式的初末跟着流年走出去。

     教堂外,澄净的天空,蓝的很漂亮,可不知为何,她的心骤然痛了一下,一颗眼泪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

     她呆呆地看着手腕上的那滴泪,怎么会突如其来这么的……悲伤呢?

     “怎么了?”见她突然停住脚步,情绪有些不对,流年关切地问。

     “没有……”初末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好想哭。”

     仿佛在那一秒脑海里掠过了一丝预感……流年的眉头微蹙。

     “肯定是嫁给慕总,初末太兴奋啦!”

     一旁的伴娘开心地说道,“如果我能嫁给我的男神,我也会兴奋的哭出来的!”

     “是的是的!我也是。”

     众人连连点头。

     初末嘴角扬起一抹笑:“也许,就是这样的吧……”

     她看着一旁流年在阳光下英俊的不真实的面容,能够被那么多人喜欢着的你喜欢,并且嫁给你,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墨忘,你看见了吗?我终于成为了流年的妻子。

     你看见了,对吗?

     Part3

     初末晚上接到墨忘的微信,在微信里,他对她说:“初末,我在医院看见你跟流年的婚礼了,现在我在去美国的路上,墨老爷子帮我找到了能治疗我病的医生,说复原的机会有百分之六十,所以不用为我担心噢!好好跟流年去度蜜月!”

     初末听这段微信时,流年并不在身边。

     办完婚礼之后,他因为公司有急事而离开了。

     初末按下微信的语音键,对着手机说:“好,墨忘,答应我,你要好好的。”

     不多久,一个“ _ ”笑脸回了过来,就像墨忘的头像,永远都笑得那么阳光灿烂。

     医院中,女孩将手机放下:“这是墨忘在很早之前就录好的……她说,如果有一天……他真的不在了,就让我把这个发给初末,让初末一直以为……他在美国接受治疗。”

     “还有这些……”女孩将一叠信递给流年,“这些也是墨忘在生病的时间里写好的,他让我每个月给初末寄一封……说……足够寄一辈子的……”

     女孩说完,眼泪也流满了脸庞。

     流年接过信,信上都是墨忘的字体,每封信的内容很简单——

     第一封,他说:初末,美国这边的天气很好噢,你跟流年是不是也很好?墨老爷子找的医生真不错,我的身体在渐渐的康复当中,我很好,你别担心。

     第二封,他说:初末,你跟流年有没有准备生小宝宝呢?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你当妈妈的样子,你可不能跟以前一样笨,因为你要给孩子做榜样。还有,我很好,勿念。

     第三封,他说:初末,我梦见你生了两个宝宝,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当叔叔了……对了,你千万记得要告诉他们,他们的舅舅墨忘是一个大帅哥……喏,这张信封里有信和我的照片,是我特意拍的,记得到时候要给他们看噢!我的身体越来越好啦……离恢复应该不远了!别忘记,我是勇敢的墨超人MAX!

     第四封……第五封……

     每一封他的字都写的规规矩矩,一笔一划,每一封他都会在末尾写上自己的近况,就好像……在他的笔下,他的身体真的越来越好。

     流年闭上眼睛,耳边仿佛还能听见墨忘的声音,他说:“流年,我以前一点也不怕死,因为我觉得这世界上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直到我碰见了你、初末还有夏图。虽然你这人表面上冷冰冰的,但是我知道你是真的对我好,就跟亲哥哥一样,比墨老爷子那个当爸爸的要好多了。你教我弹琴,对我那么严厉,我都知道,你是想帮我完成我的梦想,当一个世界有名的钢琴师。是我自己不争气。”

     “……还有杨初末,虽然智商有些低,但她是唯一一个能容忍我脾气的人,每次我去烦她,她都不会不耐烦,你也知道我性格,没人喜欢跟我玩,只有她不嫌弃我,从来都没有一个人像她对我那样有耐心。”

     “还有跟她一样智商不高的夏图,虽然嘴巴很刻薄,但人很好,就是有些傻,爱错了人,耽误了自己的人生,还以为这样很伟大!就是你们的出现,才让我觉得自己像个人,有血有肉的人……所以……我真的不想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棺材里,我怕。”

     “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你一定要将我的骨灰洒进大海里,如果你想我了,还能来看我,我与大海共存。”

     Part4

     初末的新婚并没有维持多久。

     因为上次在M.O.Queen音乐厅现场出了意外,为了不让观众久等,钢琴演奏会在最短的时间里重新补办,所以结婚的第二天,初末就投入了忙碌的工作当中。

     现在演奏会遇见的唯一问题就是,嘉宾墨忘不能出席。

     应墨忘的要求,IMB集团对外界公布墨忘不能出席现场的原因,是去美国接受治疗。

     当初海报宣传出来,大部分人是为了初末,也有一些人期待墨忘的演出,毕竟许久没有举办过演唱会的钢琴小王子,一直非常有人气。

     如果在音乐会现场,墨忘不能出席的话,即使粉丝理解是墨忘的身体原因,也会抱有遗憾。

     当这个问题在会议中提出时,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中。

     眼下这个看起来,似乎比当初没有场地还更棘手。

     场地没有了还能找,人不能出席,怎么变一个一模一样的活人出来?

     在这样的沉默的气氛中,一直未开口的流年忽然道:“演奏会按照流程举行,包括宣传也按照最初的想法进行。”

     余生蹙眉,问:“那墨忘不能出席……是不是要把嘉宾这一栏去掉?”

     “不。”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流年面无表情,一字一句公布,“墨忘将仍会是初末钢琴演奏会上唯一的嘉宾。”

     会议散了之后,众人纷纷走出去。

     有同事跑到余生身边问:“余副总,刚才慕总说墨忘会是钢琴演奏会上的唯一嘉宾,难道说,墨忘真的会从美国回来参加吗?这样多折腾呀!”

     余生只给她回复了几个字:“我也不知道。”

     余生的确不知道,墨忘的真实病情一直隐瞒着媒体,所有人都以为他去美国治病了……其实……

     余生忽然觉得心口那块不能呼吸,他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在这之前,他一直以为流年会取消演奏会现场嘉宾这一栏,没想到最后,他竟然坚持用墨忘……只是,墨忘怎么可能来现场?

     别人也许不知道,可他切切实实地清楚,墨忘不可能来现场。

     可即使这样怀疑,余生心中还是存留一份期许和信任,谁让发话的人是慕流年,世界上好像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

     海报和消息发送给媒体了之后,整个世界又重新开始沸腾了,大家都期待这一场未完成的演奏会,和“病重”的墨忘出现。

     美国纽约。

     女孩拿着报纸的手微微颤抖,报纸上写着:“新生人气钢琴家杨初末未完成演奏会即将在M.O.Queen音乐厅重新开启,墨忘小王子将依然是演奏会现场唯一的嘉宾,两人重新演绎《穿越时空的思念》,敬请期待……”

     女孩放下报纸,颤抖地手抚上墙上的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墨忘始终对她露出灿烂的笑容。

     “Mo,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再见到你吗?”

     眼泪涌出女孩的眼眶,缓缓落满她脸庞。

     一旁的金毛始终趴着,自从不见了主人之后,它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已经好几天未进食了。

     女孩蹲下身,轻轻地抚摸着它的脑袋,含着泪告诉它:“小笨笨,我带你去见Mo好吗?”

     Part5

     初末的个人钢琴演奏会如约举行。

     这一次,不仅仅是所有的观众,就连初末和整个CM团队都在期盼这一场演奏会中,身为嘉宾的墨忘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现。

     在后台,初末始终没有看见墨忘的身影,就连到了她与墨忘同时表演的钢琴演奏之前,她都没有看见他的身影。

     临上台前,她拉着夏图的手,担心地问:“墨忘会不会不会来了?还是在来的路上病情又复发了?”

     夏图安慰她:“不会的,你要相信流年,他说墨忘会在演奏会上出现,就一定会出现!”尽管她自己心里也没底。

     “对!”初末却从夏图的话里找到了希望,“流年说墨忘会出现,他就一定会出现的!”

     上台,初末控制住自己紧张的心情,看着观众台下黑压压的一片,深呼吸一口气,声音才缓缓地在整个音乐厅中响起——

     “在我的生命里,一直有这样一个人,明明比我大,却总跟小孩子一样,喜欢被人哄着、依着。他拥有帅气无害的外表,最喜欢吃的食物是苹果,也最爱奴役我去跟他买苹果,一副纵横跋扈的样子。就是这样一个人,不着痕迹地对我好,沉默地用他的方式守护在我身边。我很幸运,这辈子能够认识他。就像他总对我说的那样……不管以后他在哪里,我都会永远记得他的声音,他的脸,他给与我最灿烂帅气的笑容……”说到这里,初末声音略微哽咽、略微担忧、略微期许、她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所以……墨忘……你真的会出现在舞台上吗?”

     舞台上的灯渐渐的暗淡了下来,直到整个舞台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一秒……

     两秒……

     三秒……

     在所有人的期待和不安中,悠扬的钢琴声缓缓响起,那是所有人都熟悉的、墨忘最爱的《穿越时空的思念》。

     舞台上的灯渐渐亮了起来,初末转过身,便看见坐在白色钢琴边的墨忘,他穿着白色的礼服,指尖在黑白键上跳舞,他的周身泛着一片银色的光芒,如天使一般,见初末的眼神看来,他抬头,朝她露出一抹浅浅地笑,仿佛在告诉她:“初末,到你了噢!可不能光我一人弹着……”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流年居然用3D打造出了虚拟的墨忘,他那么真实的存在,他朝众人微笑,他用指尖的音乐告诉所有人:“即使我不能跟你一起出现在这个舞台上,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当最后一个音符演奏完毕,大厅内所有人不约而同的起身鼓掌,掌声响遍整个音乐厅,如雷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Vip贵宾席上,一直牵着金毛犬的女孩,她看着舞台上、屏幕上,都是墨忘熟悉的脸庞,眼泪无意识的落下眼眶。

     这将会是她最后一次哭泣,因为Mo常常对她说:“不要哭……女孩子哭久了,眼睛肿了就一点不好看了……”

     所以她不要再哭。

     Mo,就让这一次,所有人都跟你做一场最后的道别,你在天堂看见了吗?

     此刻的你,一定是微笑着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