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致信代表委员 呼吁“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

  【观察者网 综合】如果将阿里巴巴向全社会公开呼吁“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视为打假的振臂一呼,马云就一定会是对假货最坚定的宣战者。

  2017年3月7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新浪发出微博,再次表明阿里将推动加重刑罚治理假货的决心。

  马云写到:“我建议参考酒驾醉驾治理,设想假如销售一件假货拘留七天,制造一件假货入刑,那么我想今天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现状、食品药品安全现状,我们国家未来的创新能力一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马云致信代表委员 呼吁“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新浪微博截图

  马云: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

  马云在微博中表示,这几年自己认为最经典的司法进步就是酒驾治理。“假如没有‘酒驾一律拘留、醉驾一律入刑’的严刑竣法,今天中国要多出多少马路杀手!再看假货,绝大部分制假售假者几乎不承担法律责任,违法成本极低而获利极丰,很难想象假货如何才能打干净!”

  马云在这条微博中举例,对涉假行为的法律规定,很多国家奉行严刑重典,如美国,初犯10年以上的监禁,重犯20年以上,公司会罚到破产,连携带使用假货的人也会面临拘留,如此才有了今天美国的创新环境。

  “但在国内,公检法部门去年投入了巨大的力量打假,但是因为现有法律法规的滞后和不切实际,眼睁睁看着众多案犯不能绳之以法。以阿里巴巴为例,去年大数据排查4495件线索,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得以依据现行法律规定进行刑事打击的只有469件,只占十分之一;我们研究了33例已经判决的案件,比例不足1%,80%还判了缓刑;我们也研究了去年工商行政处罚的200例制假贩假案件,平均罚款额不到10万元。这样的局面只会鼓励更多人前赴后继地参与制假售假!”马云在这条微博中说到。

  马云还呼吁说,“假如改变入刑标准,治理假货的结果肯定会大不一样:社会会形成共识,司法机关有法可依,政府部门杜绝权力寻租;更重要的是这代表了我们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创新的决心和真正的行动,代表了我们社会的重大进步!因为假货对中国的伤害,远远不是我们看到的假货本身,而是对创新的伤害、对勤奋诚信之人的伤害,对国家未来的伤害……”马云致信代表委员 呼吁“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马云

  阿里巴巴打假历程:让不诚信的人寸步难行

  马云对于加重刑罚治理假货的呼吁由来已久,而且一直毫无保留的参与及支持打假。

  在2015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马云说:“我们需要的是法律的完善,机制的建立,提高造假者的成本,让不诚信的人寸步难行,让有能力的中国制造创出自己的品牌。这是阿里巴巴对待假货的终极目标。”

  2015年12月,阿里巴巴宣布将额外新增200名员工专职配合政府有关部门打假。

  在2016年3月阿里巴巴打假誓师大会上,马云将阿里巴巴每年投入10亿、运用最先进大数据防控模型的2000人专业打假队伍称为“打假国家队”,因为“假货最大的伤害是对整个中国社会的伤害。我们不仅仅为阿里巴巴而打,为中国而打,还在为我们的后代而打。”

  去年“315”,马云还表示,要不惜一切代价打击假货,预算无上限,进人无上限。

  2016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今天正式宣布加入国际反假联盟(IACC),成为该国际组织的首个电商成员。但在1个月后,由于多个欧美名牌强烈反对,联盟暂停了阿里的会员资格。

  2016年6月马云在华尔街日报发表署名文章《阿里巴巴保护知识产权的立场及思考》,对全球消费者表示:“阿里巴巴绝不姑息纵容而是坚决打击假冒商品。品牌商和其知识产权必须受到保护。我们对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行为零容忍,现在不会,将来也不会”。在今年1月举办的达沃斯论坛上,马云则用“与人性贪婪的战争”来比喻打假,称利用大数据和新技术与全世界通力协作是赢得战争的方法。

  一周前的2月27日,阿里巴巴集团向全社会公开呼吁:完善法律法规,严格执法、加重刑罚,加大打击制假售假的执法力度。

  阿里巴巴此前的呼吁已得到了两会代表委员的关注和响应。3月4日,多次提出影响广泛提案的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向媒体表示,将在两会期间提交《关于对制假售假行为加大打击力度的提案》,建议加重对制假售假的刑罚处罚。

  假货问题一直以来都是阿里的阿喀琉斯之踵。数据显示,单单2015年,阿里就因假货问题六次被世界知名公司和监管机构投诉举报。有外媒甚至指出,阿里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假货天堂。

  假货让阿里巴巴在海外犯难

  去年10月,美国将淘宝网列入恶名市场名单,这是时隔四年后,淘宝再次进入这一名单。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对此表示,阿里巴巴的在线购物平台淘宝销售“高仿”假货,并且对于相关公司的举报反应迟缓。

  对此,阿里巴巴方面觉得很冤枉。

  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高盛前副主席迈克·埃文斯(Michael Evans)在一则声明中称,“我们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决定深感遗憾,他们无视了阿里巴巴在打击假货方面所做的实际工作。”

  “四年前,正是该机构将我们从这一名单上移除。四年来,我们与品牌权利人、执法机构开展了一系列将造假者绳之于法的实际行动,以更有效、更先进的手段开展了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而USTR恰恰在这个时候将我们重新列入‘恶名市场’名单,我们高度怀疑这一决定是否实事求是。”

  除了美国,阿里巴巴在欧洲也面临着同样的困难。去年,代表约400个法国品牌的法国行业协会Unifab同样曾督促USTR重新将阿里列入“恶名市场”名单。发言人大卫·苏西南(David Saussinan)表示,“尽管Unifab一直与阿里巴巴保持对话,并展开了多年的谈判,但阿里巴巴一直未主动采取措施来解决假货泛滥问题”。

  附:马云微博全文

  致两会代表委员们: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

  这几年我认为最经典的司法进步就是酒驾治理。假如没有“酒驾一律拘留、醉驾一律入刑”的严刑竣法,今天中国要多出多少马路杀手!再看假货,绝大部分制假售假者几乎不承担法律责任,违法成本极低而获利极丰,很难想象假货如何才能打干净!我建议参考酒驾醉驾治理,设想假如销售一件假货拘留七天,制造一件假货入刑,那么我想今天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现状、食品药品安全现状,我们国家未来的创新能力一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最近关于打假的讨论越来越热烈,包括一些人大代表的建议议案,这样的讨论很健康,每一条意见都有其价值。就像五年前,如果没有一场关于酒驾的大讨论,没有经争论形成全社会的共识,就不会有后来的司法成果和社会进步。

  对涉假行为的法律规定,很多国家奉行严刑重典,如美国,初犯10年以上的监禁,重犯20年以上,公司会罚到破产,连携带使用假货的人也会面临拘留,如此才有了今天美国的创新环境。

  我国法律规定,制假售假案值5万元以下没有刑事责任;5万元以上的顶多判7年。这是20年前的法律和10多年前的司法解释,严重脱离实际,结果是今天99%的制假售假行为不了了之,200万的案值罚20万,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却无人真打。

  公检法部门去年投入了巨大的力量打假,但是因为现有法律法规的滞后和不切实际,眼睁睁看着众多案犯不能绳之以法。以阿里巴巴为例,去年大数据排查4495件线索,截至目前,公安机关得以依据现行法律规定进行刑事打击的只有469件,只占十分之一;我们研究了33例已经判决的案件,80%还判了缓刑;我们也研究了去年工商行政处罚的200例制假贩假案件,平均罚款额不到10万元。这样的局面只会鼓励更多人前赴后继地参与制假售假!

  “醉驾入刑”到今天五年多,酒驾醉驾引起的事故大幅减少,大家开始形成拒绝酒驾醉驾的自觉,“醉驾入刑”推动了多大的司法的进步和社会进步!制假售假,本质上是一种“偷窃”行为。对于小偷,自古以来是非曲直分明,但是对于偷知识产权,今天中国仍然缺乏社会共识。

  假如改变入刑标准,治理假货的结果肯定会大不一样:社会会形成共识,司法机关有法可依,政府部门杜绝权力寻租;更重要的是这代表了我们国家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对创新的决心和真正的行动,代表了我们社会的重大进步!因为假货对中国的伤害,远远不是我们看到的假货本身,而是对创新的伤害、对勤奋诚信之人的伤害,对国家未来的伤害……

  假货之祸,横行中国数十年,特别是在中国农村市场更是触目惊心。今日,阿里巴巴每天如同在“上甘岭”战斗在第一线,尽管艰难,但我们推动自己不断进步,我们已经从网上打到了网下,我们一定会斗争到最后一分钟。但打假很难孤军奋战,凭任何一家公司之力无法根除假货顽疾。目前法律体系的滞后更是对假货行为构不成威慑,也为权力寻租留出了巨大空间,而治理假货,需要全社会的合力、需要各方的协同,更需要法治的完善的基石,法治打假,行政打假,平台打假,消费者打假,谁都不应该置身事外。

  今天,现实世界里的假货源源不断地从黑工厂中产出,像雾霾一样四面八方袭来,充斥在大街小巷。互联网首当其冲,网络平台当然应该识别、报警、拦截,但是如果不关掉黑工厂,治理污染源,雾霾永远不会消失,这道理明白而简单。阿里巴巴绝不会置身事外,但法律基石永远是根,制造工厂永远是源,从根开始,从源着手,才是我们国家从制造大国走向创新大国,从“嘴治”到“法治”的大道。

  法律的修改、完善和进步是一件非常专业严肃的事情,也是一个漫长曲折的过程。我们会一直坚持打假,也会一直坚持呼吁、呐喊,为我们自己和孩子们亲手打造一个“天下无假”的时代。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