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评]解决“三点半难题”,拆那先明确出资方和

原标题:[短评]解决“三点半难题”,先明确出资方和责任人

  为了执行“减负”政策,教育部门规定小学生在校学习时间一天不能超过6小时。如果早上7点半开始上课,除去午休时间,到下午3点半就应该放学。然而,家长们在下午3点半却很难抽出时间到学校接孩子。由此,“三点半难题”出现了,在孩子放学和家长正常下班之间的两三个小时内,孩子应该何去何从呢?

“两会”期间,有记者不失时机地向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提出了该问题如何解决。对此,陈宝生表示,目前已经有25个省份下发了通知,制定了符合各省份实际的政策措施,接下来将通过多种模式解决小学生下午三点半放学给家长接孩子造成的难题,给年轻父母更厚实的“红包”。陈宝生的这个表态至少表明了两个事实:首先,除了25个省份之外的省份还没有相关动作;其次,这些“符合实际”的政策措施还没有完全落地实施。

在过去,小学生下午3点半放学之后的去处多为各种培训班、辅导班。在学校顺利“减负”的情况下,课后“增负”情况十分严峻。总体上孩子的负担更重了,这也在客观上宣告了官方“减负”政策的效果有限。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每一位家长都愿意给自己加压增负,由于种种原因,孩子课后往往无法自由玩耍,风险无处不在。所以,许多晚托、培训、辅导课程就成了保障孩子安全、有饭吃的社会性服务。

这部分社会性服务原本应该由政府或社会来承担。例如,在传统的乡村社会,孩子放学之后可以在村庄里自由玩耍,小型社会中潜在的人际信任带给了父母这一重要的福利;现在,在25省份提交的“符合实际”的政策措施里,也有地方(成都、福州等地)通过在社区设立托管机构,名曰“少儿活动服务站”,提供课后托管服务。

在改革之前,学校放学的时间与家长下班的时间接近,学校老师也常常会提供一定时间的托管服务,尽管这样的服务可能并没有形成具体文件,打印成白纸黑字。从陈宝生部长的回应来看,越来越多的省份开始重新调整放学时间,即在放学之后继续提供托管服务,北京大兴区的“临时班”指的是将放学后没有离校的孩子重新组班进行托管,南京市探索的“弹性离校”尽管名称不同,但提供的服务也大同小异。基本原则就是不能进行课堂教学,只能提供托管服务。

不管是社区还是学校,提供放学后的托管服务,都必然涉及投入和责任两个问题。投入是指人力投入和资金投入,广州曾经出台过一个政策,给每个托管的学生两元补贴,如此之少的补贴显然无法激起教师的积极性。所以,这一块投入能否确保符合市场价,能否持之以恒,就显得非常关键。责任是指一旦学生在托管期间出现安全等问题,组织方是否有相应的应急措施,它们的责任边界何在。

解决“三点半难题”的关键是政府要把这一问题的纳入自己的责任范畴,至于具体的符合实际的措施,这并非关键所在。只要有人埋单,有人负责,具体办法一定会自动浮现。

作者:南都社论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